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九百八十四章 不太好
    寧人不是又臭又硬,如果非要這么形容的話,寧人是比又臭又硬還要又臭又硬,最起碼比他們認為的還要臭還要硬大幾個層次。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說伽洛克略到了,并且在城門外立了個范兒說要把大將軍談九州的人頭割下來,沈冷只是聳了聳肩膀。

    安息人確實善戰,對于侵略來說他們比寧人更擅長,對于殺戮來說他們也比寧人更擅長,沈冷也真的沒有不把安息人當回事,可伽洛克略說把大將軍談九州的人頭割下來,沈冷連個態都不想表。

    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善意,就是允許有人吹牛-逼。

    沈家醫館的人給沈冷換了藥之后就又去了軍營,之前救援銅羊臺城三千邊軍那一戰的時候寧軍也有很多人受傷,醫官不夠用,好在民間趕來的郎中也不少,沈家醫館的人每天到沈冷這邊三次,其他時間都在軍營。

    “伽洛克略,這是什么破名字。”

    黑眼聳了聳肩膀:“叫四個字的是不是都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沈冷想了想:“澹臺袁術。”

    黑眼瞪了沈冷一眼:“這個是真了不起......”

    沈冷道:“安息人來了我就不擔心了,不來我才擔心。”

    他趴在床上,感覺自己再繼續這么趴著的話沒準會發霉。

    “我想出去溜達一圈,再這么趴著就該長蘑菇了。”

    黑眼:“你早就有了啊。”

    沈冷一怔:“有什么?”

    黑眼:“蘑菇啊。”

    沈冷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你大爺......”

    黑眼哈哈大笑:“想出去溜達一圈也行,但必須用我的法子,不然的話沒得商量。”

    沈冷只好委曲求全:“只要能出去透透氣,你的法子就你的法子,我就不信比一直趴在這床上更沒尊嚴。

    一刻鐘之后,沈冷覺得自己生出了求死之心。

    黑眼推著個獨輪車,獨輪車上綁著一塊長木板,沈冷趴在木板上被黑眼綁在那,所以沈冷覺得自己像是一頭就要被送到菜市場的豬,原來真的可以比一直趴在床上更沒尊嚴。

    “怎么樣?”

    黑眼還一臉得意:“這辦法怎么樣?”

    沈冷:“不想罵街。”

    黑眼道:“在保證你趴著的情況下帶你出來逛街,除了我這么聰明的人誰還能想到這樣的辦法。”

    沈冷不愿說話,因為他覺得無比的屈辱。

    他趴在平板車上,黑眼兩只手握著推車扶手推著走,扶手那邊高一些,車頭低一些,沈冷朝著前邊趴著,所以這個姿勢看起來就是屁股比頭高一些,屁股還對著黑眼。

    “我想回去。”

    “不,你想轉轉。”

    “我現在想回去了。”

    “不,你還不想。”

    黑眼推著沈冷在大街上走,所有人都側目觀看,大家覺得沈冷應該是犯了什么錯要被送到官府里法辦的,那種眼神讓沈冷覺得生無可戀。

    轉悠了幾圈之后黑眼把沈冷推回去:“還想出去轉轉嗎?”

    沈冷:“我想趴在床上長蘑菇,一直長。”

    黑眼嘿嘿笑:“要有自覺啊,受了傷就該修養,沒事就別老想著出去轉轉,你傷沒好的時候外面和你有什么關系嗎?”

    沈冷:“我想吃肉。”

    黑眼:“只要不出亂轉,想吃什么都有,等著!”

    他扶著沈冷回到床上,

    重新趴在那的沈冷覺得世界一下子就又變得溫柔起來,想到外面那個讓人羞恥的平板車,沈冷覺得床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東西。

    不多時,黑眼拎著一個食盒進來:“吃飯吃飯。”

    沈冷抬起頭,一臉傲嬌:“喂我。”

    黑眼:“滾......”

    沈冷哈哈大笑:“你剛剛把我推出去是怎么惡心我的。”

    黑眼:“來,張嘴。”

    沈冷:“滾......”

    黑眼把食盒打開,沈冷趴在床上往前挪了挪,床前放著一個方桌,幾盤菜擺好,黑眼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沈冷眼巴巴的看著他,黑眼當做沒看見,端起酒杯自己抿了一口,滋的一聲,還砸吧砸吧嘴,這個動作熟練的讓人錯覺他已經有六七十歲那么老。

    沈冷:“求一口酒喝。”

    黑眼:“繼續求。”

    就在這時候外面有人拎著些東西進來,沈冷抬頭看了看,是二本道人和小張真人一起來了,兩個人手里拎著些不常見的新鮮水果,還有一些點心,放下東西之后二本就笑起來:“來得巧不如來得不要臉。”

    他從袖口里摸出來個杯子:“不用去拿,我帶了。”

    黑眼哈哈大笑,起身給小張真人拿了個杯子放下:“一起喝兩杯,這幾日戰事不吃緊,大家難得松快些。”

    小張真人看了看沈冷臉色,沈冷哼了一聲:“你們是來看我的?”

    沒人理他,那三個人舉起酒杯碰了一下:“來,干杯!”

    三個人喝酒聊天把沈冷晾在那,沈冷覺得他們就不是來看自己的......沒多久又來了人,周東吳拎著一些熟食進來,看到二本黑眼他們已經再喝,連忙把熟食打開放在桌子上:“我來加個菜,剛買到的,還熱乎著。”

    沈冷伸手:“我也......”

    他的手被周東吳扒拉到一邊,周東吳道:“趴著你的,咦,看起來氣色不錯,來,咱們喝一杯。”

    沈冷:“......”

    過了一會兒二本道人不見沈冷說話,往旁邊看了看,嚇了一跳,沈冷居然也沒在床上趴著,再看時沈冷已經爬到門口了:“把我綁在車上,推我出去游街!”

    長安城。

    廷尉府都廷尉大人的那間很大的書房恢復了往日的模樣,厚重的窗簾關著,窗外的光線一點都透不進來,坐在陰暗之中的韓喚枝雙手指著下巴,眼神有些飄忽。

    廷尉府這邊能安排去西疆的人已經出發,和兵部撥給西疆的物資一同上路,方白鹿和聶野這兩個配合戰兵作戰經驗最豐富的千辦派了出去,廷尉府的人手一下子就又顯得捉襟見肘。

    因為須彌彥去了桑國,和須彌彥一起回長安的李不閑就顯得很閑,韓喚枝知道他閑之后就把他請到廷尉府來幫忙,整理最近這段時間的檔案卷宗,李不閑干這個拿手,又是個有強迫癥的人,所以整理的井井有條。

    正想著事情,韓喚枝聽到門響,他說了一聲進來,見是李不閑抱著一大摞卷宗進來,李不閑個子不高,抱的又多,進門的時候就露著一個額頭。

    “這些卷宗年份都不對,我想帶回家里去重新核對一下。”

    “可以。”

    韓喚枝道:“不過你為什么要把東西都抱過來,你自己過來和我說一聲就行。”

    李不閑楞了一下:“呃?”

    他把東西放下,看了看韓喚枝的臉色,心里一緊。

    “韓大人有什么愁事?”

    韓喚枝笑道:“你還會看相?”

    李不閑道:“韓大人莫不是忘了祖上是誰......我祖上哪有什么不會的事,從兵法戰陣到養豬,都很精通,先祖還留下一本卦書,我曾熟讀。”

    韓喚枝笑了笑道:“那你看看我有什么煩心事?”

    李不閑道:“看不出來,后來我曾拿著那本卦書去請教道觀里的正經道人,看完我先祖寫的卦書,正經道人用了特別不正經的評語......瞎雞拔寫。”

    韓喚枝噗嗤一聲,是真的被逗笑了。

    “你看。”

    李不閑笑道:“人有愁容,臉色就會發暗,這是必然的事,無需去研究卦書都能看得出來,愁容慘淡就是這么來的,非但臉色暗皮膚也會顯得發黑,看起來一點都不水靈,我祖上曾經做出來一塊雪花膏可以增白肌膚,讓人皮膚變得水潤透亮,我可以低價賣給你一瓶......”

    韓喚枝:“......”

    李不閑坐下來:“以前我看須彌彥的樣子就和韓大人現在的樣子差不多,整日苦著個臉,看著就好像隨時都要自殺似的,我和他聊過很多,其實心境并不是不能改變,心結不是不能解開,韓大人這一生做事都光明磊落,所以以往看韓大人的面相都能看出來那種自信風采,現在韓大人臉上沒有,是因為韓大人在愁的事不光明?”

    韓喚枝嘆道:“現在我相信所謂看相,不外察言觀色四字了。”

    李不閑道:“先祖最初就是靠這個吃飯的......韓大人,不光明的事,不一定不正確,正確的事,未必光明,所以韓大人如果真的遇到什么解不開的難題,不如只問本心一句話......對不對?”

    他緩了一口氣:“一個已經成熟的人,能告訴自己對不對。”

    韓喚枝低下頭陷入沉思,他曾經要讓聶野去殺人,可是命令下了一半又被他收了回來,就要出口的話硬生生憋了回去,正如李不閑說的,那決定不光明。

    可他覺得對。

    緩緩抬起頭,韓喚枝朝著李不閑抱拳:“多謝。”

    李不閑笑起來:“我都是順口胡謅的,我們這一脈的李家人憑的就是這本事混江湖......如果能幫到韓大人的話,那么韓大人能不能在廷尉府里給我安排一個住的地方?我剛剛抱著一摞卷宗進來說想把這些東西帶回家里去重新核對,韓大人你的正確答案應該是問我你在長安城里有家嗎?我裝作恍然大悟說我沒有,然后韓大人立刻說我給你安排個好的住處吧。”

    李不閑看著韓喚枝認真的擠眉弄眼。

    韓喚枝嘆道:“唉......難為你了。”

    李不閑:“啊?”

    韓喚枝:“你看,你的臉色有些暗淡,愁容慘淡就是這么來的。”

    李不閑:“......”

    韓喚枝起身,舒展了一下雙臂:“你一句對不對忽然讓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多謝。”

    李不閑道:“是不是還差點什么?”

    韓喚枝哈哈大笑:“你就現在廷尉府里住下來吧,這里還有幾個空院,你自己挑一個住。”

    李不閑笑了笑,抱起那一大摞卷宗出門,走了幾步回頭問了一句:“韓大人,想過沒有,如果不做都廷尉了,去做什么?”

    韓喚枝一怔。

    李不閑搖頭,眼神里閃過一抹擔憂。

    韓大人的面相,不太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我的技能全靠撿〕〔穿越星辰變之秦四〕〔靈衍九域〕〔日久成癮:撩妻總〕〔我在懸疑文里搞玄〕〔第一刺客女婿陳平〕〔輪回樂園〕〔重生之妖孽人生(金〕〔絕世妖僧〕〔全球精靈時代〕〔種田神醫:夫君,〕〔劍來〕〔輪回〕〔精靈掌門人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股票股市论坛 北京快3是不是官方的 捕鱼棋牌游戏手机版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黑龙江福彩31选7开奖走势图 nba录像回放 学生如何在家就能赚钱 四川熊猫麻将 陕西闲来麻将下载苹果版 虚拟炒股平台 辉煌棋牌官网版最新下载 怎么分析股票趋势 网上棋牌开元棋牌 什么炒股app好用 大地棋牌官方下载苹果 最新微信股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