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誰也買不過我
    現在安城這種情況下,還有任何一股江湖勢力敢露頭出來,要么是真的無畏,要么是真的白癡,要么是真的有所圖。

    想想看,如果是一個老江湖,在安城縣被朝廷力量控制如此嚴密之際,有所圖也不會輕易讓朝廷盯上,再強的江湖勢力,在朝廷力量面前也只能低頭做人。

    白癡無畏有所圖把這些集合起來的特質,是年輕的江湖客。

    有些時候,也會白癡無畏無所圖。

    年紀大了的人才是混江湖,年紀小的,是闖。

    所以明知道安城縣里要出大事,還是有不少江湖客涌進縣城,大部分人是來看熱鬧的,薛城的死訊傳開之后,整個京畿道的江湖之內有數不清的人想來看熱鬧,他們不是不信薛城死了,他們是覺得薛城不會白死。

    看熱鬧的不嫌事大,反正事不關己,越熱鬧越開心。

    可是當第二天一早有消息傳出來的那一刻,好像每一個人都覺得這件事和自己有關了。

    百曉堂的人來了,說要拍賣一件東西,但不是他們拍賣,他們是被請來做公正的。

    百曉堂堂主李百曉到了安城縣,人才一露面就被帶到了縣衙,還沒有來得及在縣城中掀起一股波瀾就被沈冷的人按了回去,老老實實的。

    但波瀾還是起了,是要被拍賣的那件東西導致。

    午時之后,安城縣和風細雨樓百曉堂要在這辦一場拍賣會,拍賣的不是什么稀世珍寶,不是書畫不是古董,不是兵器甲胄也不是名貴藥草。

    而是一個消息。

    縣衙。

    沈冷看了一眼戰戰兢兢坐在那的李百曉,李百曉不敢與他對視,但卻強撐著一臉的無辜。

    “國公爺,這消息我真的不知道具體是什么。”

    李百曉解釋道:“我也是剛剛才到安城縣,伙計們也是剛剛把這事告訴我,多一些我都不知道。”

    沈冷哼了一聲:“你才到安城縣?我給你一個機會重新說,你知道騙我不會有什么好下場,我這個人最討厭兩種人,一種是坑我錢的,一種是騙我的。”

    李百曉臉色為難,好一會兒后嘆了口氣道:“確實不是剛到安城縣,得到薛城死訊之后我就來了,百曉堂是靠消息生存,靠消息立足,所以江湖上的是是非非百曉堂都會打探,薛城的死是近些年來京畿道發生的最大的事,牽動的不僅僅是朝堂也牽動江湖,我來,是想看看能不能發現些什么,畢竟感興趣的人很多,愿意花銀子買消息的人也不少。”

    他陪笑著說道:“我剛才不敢說,也是怕國公處置我。”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沈冷打斷。

    “說重要的。”

    沈冷道:“那消息到底是什么?你自己藏的那么好,我出長安城之前就派人去百曉堂找你,你為了躲韓喚枝韓大人多久都不敢露面了,連你的人都說他們也不知道你在哪兒,如果這消息不重要能把你炸出來?”

    “具體是什么,我真不知道。”

    李百曉一臉請你相信我的真誠表情,奈何他知道沈冷根本就不信,他也知道比起那位鬼見愁韓大人來說,這位名滿天下的安國公手段一點兒也不少。

    “我的人在昨天接到消息,有一個神秘的主顧找過來,說今日要在和風細雨樓辦一場拍賣會,但是他不愿意露面,而是請我百曉堂的人出面主持拍賣。”

    李百曉道:“拍賣的是個消息,現在對外透漏的只是一句話......薛城是怎么死的。”

    李百曉繼續說道:“除此之外,我現在確實不知道別的什么了,那人是男是女都不確定,但他一定會熟悉百曉堂,不然的話安城縣這邊百曉堂沒有分號,怎么可能直接找上門。”

    沈冷問:“他給了多少傭金?”

    “沒給......”

    李百曉道:“他說消息賣出去什么價錢,百曉堂可抽頭一半。”

    沈冷忍不住笑起來:“你真當我是傻子?這消息一旦放出來,最先找你的肯定是朝廷的人,你認為朝廷會給你錢買你的消息?他不給你傭金你就敢接這生意,你多大的膽子!”

    李百曉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傭金是給了一點,不多。”

    沈冷眼睛微微一瞇。

    李百曉從袖口里摸出來一張銀票:“一萬兩定金,我交公。”

    沈冷把銀票拿過來看了看,然后遞給陳冉,陳冉熟練的塞進自己衣服里。

    李百曉一臉的心疼。

    “說說他定的規則。”

    沈冷問。

    李百曉連忙回答道:“規則簡單,價高者得,消息放在一個地方,沒有告訴百曉堂的人,拍得消息的人會被通知這個消息具體在什么地方。”

    沈冷點了點頭:“午時是吧。”

    李百曉道:“是是是,對方定的是午時,和風細雨樓。”

    沈冷問:“進和風細雨樓不是那么容易吧。”

    “是,對方要求,必須有足夠一萬兩以上現銀或是銀票的客人才能進門。”

    沈冷問:“限制人數嗎?”

    “每一個客人可以帶一個朋友進去。”

    “陳冉。”

    沈冷回頭道:“換衣服去,帶著這一萬兩銀票。”

    李百曉一臉凄苦:“用草民的銀子買草民的消息,安國公真是會做買賣。”

    沈冷:“你錯了,我不買,銀票只是拿出來讓你的看門人看看我有資格進去。”

    李百曉:“......”

    和風細雨樓。

    從上午開始進入和風細雨樓的人就越來越多,這里是安城縣規模最大的一家青樓,至于為什么要把拍賣會定在這外人誰也不知道,但沈冷現在已經知道了,這家青樓就是百曉堂的產業。

    換了一身尋常衣服的沈冷和陳冉溜溜達達的到了和風細雨樓門口,沈冷和陳冉臉上都粘了假胡子,兩個人看起來成熟了不少。

    門口的伙計躬身施禮,然后陪笑著說道:“兩位客官也是要去拍賣會的吧?”

    陳冉把銀票掏出來晃了晃,那伙計看仔細了之后連忙做了個請的手勢:“請到一樓大堂就坐,不過應該已經沒地方坐了,如果兩位貴客想舒服一些,可以加錢上二樓包房。”

    陳冉問:“包房多少錢?”

    “三千兩。”

    小伙計回答。

    陳冉看了沈冷一眼,沈冷道:“三千兩倒是不貴,把那一萬兩銀票給他,咱們去包房,三千兩是包房的錢,六千兩是小費。”

    六千兩的小費,這伙計都不敢收。

    陳冉把銀票遞給小伙計:“冷著干嘛?找我錢啊。”

    小伙計懵了:“啊?找錢?”

    陳冉道:“你沒聽清楚我們家公子說的?三千兩是包房錢,六千兩是小費,你找我一千兩。”

    小伙計:“找......找不開。”

    陳冉道:“那你先把我們帶上包房,讓能找開的人來包房見我們。”

    小伙計也不敢真的怠慢了,心說反正現在和風細雨樓里也不敢有人鬧事,東主手下的高手都布置好了,誰鬧事都會被請出去。

    他帶著沈冷和陳冉上了二樓包廂,包廂是開放式的,一圈都可以看到一樓大堂,包廂基本上都人滿,可見八婆的人有多多,還有錢。

    這一圈包廂,只有兩個包廂的紗簾是放下來的,看不到里邊的人是什么模樣,剩下的包廂沈冷都看了看,基本上都是江湖客,沒有他認識的人。

    在包廂里落座,不多時小伙計就領著掌柜的上來,和風細雨樓是安城縣最大的青樓,掌柜的是多八面玲瓏的人物,他一進來就陪著笑,看到沈冷的時候態度謙恭的讓沈冷一眼就看出來李百曉一定對他交代了什么。

    “包廂費。”

    陳冉把銀票遞過去。

    掌柜的連忙搖頭:“哪里敢收國公爺的銀子,這包廂你隨意坐,一會兒我派人上來伺候,酒水我們也請了。”

    陳冉笑起來:“李百曉真乖。”

    掌柜的問:“那請問,有什么需要?我現在就去準備。”

    陳冉:“雞。”

    掌柜的一怔:“雞?”

    陳冉:“嗯,沒錯。”

    掌柜的試探著問了一句:“是哪一種?”

    陳冉:“燒雞,烤雞,燉雞,叫花雞,荷葉雞,香菇雞,什么雞都行,我不挑。”

    掌柜的長出一口氣:“真要雞啊。”

    陳冉:“......”

    沈冷嘆道:“他這估計你要的不一定有,你不要的都有。”

    陳冉楞了一下,然后才反應過來:“午飯還沒吃,餓的受不了了,你有什么就上什么。”

    掌柜的連忙下去,不多時一個一個的妙齡姑娘端著托盤上來,酒菜在桌子上很快就擺滿了,陳冉直接動手撕了個雞屁股下來遞給沈冷:“好的給你,吃哪兒補哪兒,你最近用腦多,補補腦子。”

    沈冷:“滾......”

    就在這時候和風細雨樓的掌柜走上大堂高臺,清了清嗓子后說道:“諸位應該都是奔著消息來的,在拍賣之前,我先聲明兩件事......第一,此次拍賣和本店無關,本店只是提供場所,收取了一定費用,所有與此事有關的后果,本店概不負責......第二,消息不在本店,價高者得,委托本店拍賣的客人會在成交之后親自將藏消息的地點告知。”

    有人忍不住喊了一聲:“誰知道那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

    掌柜的搖頭:“我也不知道。”

    那人哼了一聲:“那誰買!”

    掌柜的無奈道:“委托本店拍賣的那位客人只留下一句話......愛買不買。”

    他歉然說道:“這確實是他的原話。”

    場間一片嘩然。

    就在這時候二樓一個包廂里,有人大聲說道:“消息多少錢我都買了,其他人散了吧,我不信這里誰比我有錢,誰比我還閑。”

    說話的人走到二樓欄桿處,手扶著欄桿說道:“另外,今兒這里所有客人的酒水,我請了。”

    陳冉往那邊看了一眼:“誰這么囂張?”

    站在旁邊給他們倒酒的小姑娘壓低聲音說道:“京畿道首富呂厚的獨子,呂子律。”

    那邊,呂子律笑呵呵的說道:“薛城怎么死的其實我不關心,我只是想讓你們知道我有錢,所有花錢的事我都有興趣,而且還要證明誰也買不過我。”

    他說完之后還嘆了口氣:“也只有花錢還讓我有一點點興趣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輪回樂園〕〔重生之妖孽人生(金〕〔我的技能全靠撿〕〔穿越星辰變之秦四〕〔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全球精靈時代〕〔龍珠之神級賽亞人〕〔海賊之禍害〕〔一人之下大羅洞觀〕〔第一刺客女婿陳平〕〔快穿之炮灰不傷悲〕〔六零小甜妻〕〔太古龍帝訣〕〔NBA傳奇經理〕〔香村往事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大唐棋牌游戏下载安卓版 福建11选五正规吗 香港单双网址 下载波克棋牌完整版 江西11选五技巧 欧冠冠军利物浦 丫丫陕西麻将官方版 捕鱼大亨系统下载 东北麻将单机 家庭资产配置 永利官方棋牌网投 如何看股票的涨跌 真人麻将下载手机版 方大炭素股票走势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