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五百五十九章 十月的最后一天
    禁軍開始在長安城內大規模搜捕之后,那些來自西蜀道十萬大山里的綠林客就算是再悍不畏死也沒有了什么意義,不怕死不代表就一定會贏。Ω Δ看書 閣.ΩkΩshu.la

    禁軍在城南的第一次行動就將綠林客殺了個七七八八,至少三百人被剿滅。

    剩下的人不在南城,從這一天開始也銷聲匿跡。

    長安城太大,北邊有山東邊有湖,剩下的這些人開始玩起來躲貓貓,還有什么作為。

    十月的最后一天毫無新意的來了。

    這似乎是一個尋常之極的日子,每個人若是往前回憶一下,也許都不會記起來上一年十月的最后一天自己做了些什么,除非對于某個人來說這一天恰好是值得紀念的日子,比如生日,比如成親的日子,比如在這一天發了大財。

    承天門外大街依然如故,過往的百姓們總是會多看幾眼北側那高高的承天門和宮墻,宮墻之內就是皇帝所在,每個人對于皇宮都有一種難以掩飾和壓制的好奇。

    禁軍甚至沒有增加戍衛的兵力,也看不到有廷尉府和刑部的官員在大街上,不管怎么看,似乎大寧皇帝陛下都沒把今天當回事,換句話說,也沒把幾個宵小之輩當回事。

    然而蘇冷真的來了,與蘇冷同來的還有西蜀道綠林總舵主雷浩生。

    兩個人并肩而來,走過來的時候蘇冷甚至還講了個笑話,雷浩生覺得他有些神經質,那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倒是蘇冷自己笑的前仰后合,連眼淚都流了出來。

    承天門外大街是長安最寬的大街,出了承天門穿過大街就是承天門廣場,在廣場正中有一座極宏偉的雕像,每一天都會有來自大寧各地的百姓在這廣場上走走看看,雖然進不去承天門,可在如此近的距離感受一下皇城的威嚴,似乎也是一種很不錯的人生體驗。

    雷浩生看著笑出來眼淚的蘇冷問:“你是在害怕吧?”

    蘇冷不笑了。

    “是啊,我是真他娘的在害怕。”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去:“不過我不是怕死,我是怕大寧的皇帝陛下根本就不會到承天門城樓上,他不給我機會讓我說幾句話。”

    “殺了那么多人,布置了這一切,就只為了跟皇帝說幾句話,值得嗎?”

    雷浩生問。

    蘇冷聳了聳肩膀:“殺了這么多人,損失了那么多手下,你只為了走到這承天門外大街上換一個和馬幫當家面對面的機會,也許還沒機會,值得嗎?”

    雷浩生瞇著眼睛:“你這話問的這他娘的傻-逼。”

    蘇冷:“你以為你不是?”

    兩個人穿過廣場,走到那巨大的雕像時都側頭看了看,那是一整塊產自連山道太山那邊的太山玉,通體漆黑如墨,雕刻的是一個威武的鐵甲將軍提馬而起,人如蛟龍馬亦神駿,雕像足有五米多高,太山玉不算太值錢的東西,在太山很常見,可這么大的完整一塊就稱得上價值連城。

    “雕刻的那騎馬的將軍是誰你知道嗎?”

    蘇冷問雷浩生。

    “不知道,沒興趣。”

    雷浩生走了幾步:“不過挺威風的,是誰?”

    “大寧開國皇帝。”

    雷浩生下意識的又多看了幾眼,覺得那要是自己的話也應該會很威風。

    蘇冷走到大街邊停下來,閉上眼睛。

    他很小很小的時候,大概三四歲?又或者是更早,依稀記得他父親帶他來過一次長安,又好像是自己的幻覺,一切都那么虛幻,實在是記不清楚了,可對于這雕像,父親曾經不止一次的說起過.......原本這雕像不只是大寧的開國皇帝陛下一個人,在馬的兩側還分別有一個將軍,一人持盾一人持刀。

    大寧立國二百多年后,雕像在一個晚上壞了,不是被人破壞的,或許是因為早有裂痕,連接的地方又不算太堅固,開國皇帝的那兩個侍從雕像墜落下來摔的粉碎,如今的雕像是修繕之后的,看不出來曾經有斷裂過的痕跡,可也再也看不到了那兩個侍從。

    父親告訴他,那兩個侍從,左邊的姓蘇,右邊的姓唐。

    那是大寧立國時候,為皇帝陛下披荊斬棘開疆拓土的功勛之臣。

    蘇冷睜開眼睛看向大街對面的承天門城樓,那上面依然空蕩蕩的。

    “果然啊。”

    蘇冷搖了搖頭:“在皇帝眼里,我們都是螻蟻,根本與他不對等,他有怎么會到那邊去等我。”

    雷浩生也很失望:“聶刀那個老家伙也沒來。”

    “慫貨!”

    “孬種!”

    蘇冷忽然毫無征兆的憤怒起來,朝著承天門那邊嘶吼:“不是說皇帝無懼天地嗎?難道你連你舊臣的后人都不敢見?你可還記得,大寧開國皇帝身邊的那戰將?雕像壞了,難道皇族心里的雕像也壞了嗎?我是大寧開國公大將軍蘇耀的后人,是大寧西疆重甲大將軍蘇方式的兒子蘇冷!高高宮墻之后的那個自命不凡的皇帝......”

    蘇冷指向承天門城樓:“你可敢讓我問你幾句話?!”

    就在這時候沈冷扶著老當家從城門里出來,身邊跟著一個身穿禁軍校尉軍服的年輕人,還有一個身穿錦衣的年輕人,這兩個人蘇冷都不認識,若是那日他在城南的話應該會記得,這個年輕的禁軍校尉處事作風一定會讓他過目不忘。

    身穿錦衣的那個年輕人看起來有些冷傲,整個人就像是一柄劍。

    校尉是澹臺草野,年輕人的衛藍,再加上沈冷,這樣的三個人保護著老當家,似乎并沒有什么可擔心的。

    “聶刀!”

    雷浩生看到老當家的那一刻眼睛就紅了。

    他沒帶兵器,帶了兵器不可能順利走到這,所以他赤手空拳的朝著老當家沖了過去,一步數米,猶如踏地飛行。

    蘇冷搖了搖頭,居然有些羨慕:“你的愿望實現了,恭喜。”

    其實,雷浩生何嘗不知道他殺了不了老當家,哪怕是離開的西蜀道的老當家他也一樣殺不了......那是一個漂亮之極的水泡,吹一下就破了,殺不了他,能見到他也好,在西蜀道的時候他想正面見到老當家都沒機會。

    “我曾經幾次派人找你。”

    雷浩生沖過去,卻被跨前一步的衛藍攔住。

    雷浩生眼睛血紅血紅的盯著老當家:“第一次,我派人問你,以后我不劫你馬幫的貨,你也別和我的人為難行不行,你直接讓人割了我手下的舌頭,第二次,我又派人去問你,你說出來你走那些路我們避開你行不行,井水不犯河水,你讓人砍掉了我手下的人頭。”

    他抬起手指著老當家:“你為何逼人太甚!”

    老當家看著雷浩生那張扭曲的臉:“原來你體會到逼人太甚的感覺了,你們這綠林客啊,好像天生就覺得做劫匪搶劫商隊殺人越貨就和山中的虎豹吃羊是一樣的道理,以為那是自然的規矩,可你們不是虎豹是人,被你們殺的也是人,既然都是人,總得也讓你們明白明白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是什么滋味。”

    老當家搖頭:“可惜,你們還是沒醒悟,我殺了這么多年也沒殺出來一個明白人,所以你們這些綠林客,沒有一個該活下去的。”

    雷浩生大步往前:“能不能給我一個與你一戰的機會!”

    “不能。”

    老當家轉身:“我一大把年紀了,我女兒是貴妃娘娘,我家大業大,我還有子孫后人,我和你一對一?”

    他哼了一聲。

    雷浩生氣的肝膽欲裂。

    噗!

    衛藍的劍刺過來,在半空之中被雷浩生用手掌擋住,那劍穿透了雷浩生的掌心,可還沒等衛藍把劍抽回去,雷浩生的手掌往下一壓,他竟是以他的掌骨別著劍壓下去,別著勁兒,衛藍的劍想抽出去都難。

    “給我棄劍!”

    雷浩生壓下去手的同時身子一轉,彎腰壓手轉身一腳踹向衛藍的咽喉,這些動作一氣呵成。

    衛藍的劍抽不出來,只得棄劍。

    他雙手在胸口架住,那一腳踹在他雙臂上,身子被巨力踹的向后滑出去很遠,鞋底在大街上摩擦的聲音顯得有那么一點點刺耳。

    雷浩生一招逼退衛藍,站直了身子的同時將那把劍從手掌里抽出來,帶著血的劍指向遠處老當家的背影。

    “你回來與我一戰!”

    他疾步前沖。

    人影從側面襲來,雷浩生一劍橫掃將人影逼退,可那只是錯覺,因為他快,他看到那人影往后閃了一下以為是將其逼退了,可那人只是猛的往后一仰上半身避開劍,然后又迅速的把身子壓回來,這種大開大合的動作,年紀大一些后根本就不敢做了。

    澹臺草野避開這一劍后人已經到了雷浩生面前,一拳筆直的砸向雷浩生的臉,拳頭沒有什么花哨可言,就是快,就是重,就是兇。

    瞬息而至。

    雷浩生向后急退,劍抬起來要刺向澹臺草野的眼睛,劍身才揚起的瞬間手腕上麻了一下,衛藍何等的身手,在澹臺草野出手的同時他就回來了,一指點在雷浩生的手腕上,劍脫落,他一把將長劍抓住,劍身劃過一道匹練,白光一閃即逝。

    劍切開雷浩生的咽喉。

    砰!

    澹臺草野的肩膀重重的撞擊在雷浩生的胸膛上,雷浩生的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

    站直了身子的澹臺草野,依然面無表情。

    蘇冷饒有興趣的看著沈冷:“你不動手,是在等我?”

    沈冷沒回答。

    與此同時,延福宮。

    浣衣坊來了兩個送洗干凈衣服的侍女,看起來眉清目秀,只是其中一個看起來有些緊張,另外一個看起來有些興奮。

    ......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輪回樂園〕〔重生之妖孽人生(金〕〔我的技能全靠撿〕〔穿越星辰變之秦四〕〔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全球精靈時代〕〔龍珠之神級賽亞人〕〔海賊之禍害〕〔一人之下大羅洞觀〕〔第一刺客女婿陳平〕〔快穿之炮灰不傷悲〕〔六零小甜妻〕〔太古龍帝訣〕〔NBA傳奇經理〕〔香村往事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三分彩app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北京pk拾规则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贵州11选5开奖规则 体彩自助彩票机加盟 福建快3开奖查询 25选5今天晚上开奖结果 查询15选五开奖结果 足球比分 河南福彩22选5预测 钱龙捕鱼 破解版 太行麻将·山西俱乐部 nba选秀2019 吉林填坑游戏下载 河北体彩11选五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