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一卷 萬夫力 第一百二十一章 針鋒
    ,精彩無彈窗免費!

    沈冷帶著王根棟熟悉了一下隊伍,到現在這一旗戰兵算是配備齊整,不知不覺沈冷已經到了岑征的高度,而這變化之快連沈冷自己都沒有來得及適應,而接下來的每一步都不會給他太長的時間去適應,不然的話只能是落于人后。

    一如既往的練兵,一如既往的加練,手下人已經熟悉了沈冷的節奏也就沒了怨言,前陣子有人閑極無聊評比水師之中那一旗隊伍最能打,沈冷帶的這支嶄新的戰兵名列前茅。

    如今水師的規模已經有近五萬人,按照大寧的戰兵軍制,兩個五人隊為一十人隊,十個十人隊為一團,三個團為一標營,三個標營為一旗,十旗為一軍。

    水師已有五軍,如今整個水師中配備了熊牛二百余艘,依然是水師的主力戰艦,每艘熊牛兩側各懸掛一艘飛魚。

    沖撞船鐵犀八十艘,能裝載一標營戰兵的兵船柳鶯三百余艘,大型戰船萬鈞三十艘,還有莊雍的旗艦神威,這般規模若是全軍出擊也當得起浩浩蕩蕩四個字。

    沈冷安排好了隊伍訓練就陪著莊雍去了安陽船塢,距離水師不算很近,騎馬也要走上半天,到安陽船塢的時候已經過了中午,船塢的官員聽聞提督大人來了連忙迎接出來。

    “你從南疆回來之后跟我提過一個想法。”

    莊雍一邊走一邊對沈冷說道:“哪怕是飛魚依然算不得靈活,南疆那些土族打漁的小船給了你靈感,我把你手繪的草圖給了船塢,如今已經打造出來近百艘。”

    莊雍道:“只不過還沒有經過效驗,所以還沒有裝備進水師。”

    沈冷笑起來:“這種十五人十四對漿的快船在短距離內求立人的快船應該都跟不上。”

    一行人進了船塢,在港口那邊一排嶄新的快船并排停在那,這樣的戰船可以坐下十五名士兵,十四人都可劃槳,一人在尾部掌舵。

    “你給取個名字吧。”

    莊雍看著那些船:“上次我來的時候特意讓人劃起來看了看,速度快的如箭一樣。”

    沈冷看著那船兩側的船槳整齊密集,于是說道:“蜈蚣。”

    “蜈蚣?”

    莊雍道:“這倒是個新鮮的名字。”

    “長得就和蜈蚣一樣,而且只要被咱們的船追上黏住就會被蜈蚣毒了一口似的,別想跑。”

    “行,以后這種小船就叫做蜈蚣,你帶人去效驗一下,若是沒有問題就要裝備水師了,熊牛兩側懸掛的飛魚改為蜈蚣快船。”

    沈冷帶著手下人過去上了一艘船,十幾個人在掌舵人的口號下同時劃槳,沒多久速度就起來了,那船在水面上猶如一只離弦之箭,遠遠的看著好像根本沒在水中而是離開了水面飛一樣。

    “好快!”

    四品威揚將軍楊宇凝是莊雍手下五軍之將,麾下一萬多戰兵,可謂位高權重。

    他看著那快船忍不住贊嘆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可怕。”

    另一位四品將軍沐筱風并沒有表現出什么,作為水師的副提督也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他在上次被莊雍斥責過后便真的好像收了性子,老老實實本本分分做一個毫無實權的副提督,哪怕是升帳議事的時候也從不插嘴,問什么都是對對對是是是,可是那眼神里的怨恨誰都看得出來,沒有沈冷在眼前刺激著他還好,沈冷在他面前晃的話他能控制自己多久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臉上的傷疤不疼了,可是心里疼。

    站在沐筱風身邊的是四品將軍談靈狐,是西疆重甲大將軍談九州的兒子,也不知道為什么談九州會給兒子取這樣一個名字,不管是誰聽了都覺得有些別扭。

    談靈狐左邊的四品將軍叫李既,身上多多少少有一些皇族血脈,所以在這水師里也算地位超然,這個人也是個老好人,快五十歲年紀不管什么時候都是一臉微笑,對誰都極客氣,如果按輩分算的話,當今陛下比他還要小一輩。

    還有兩位四品將軍各領一軍,站在莊雍左邊的那個高高壯壯比起王闊海來也差不了許多,一眼看上去便知道是一員悍勇大將,絡腮胡豹子眼氣勢非凡,他最不喜歡的就是提到他的名字......唐寶寶。

    隴右唐家是大寧一流世家,大寧開國十二公之首的唐九念就是唐寶寶的祖輩,有那般浩大的軍功在,唐家又在西北本分老實,所以這么多年來家族穩固如山。

    唐寶寶名字的由來比較有意思,唐家老太太在他很小的時候最喜歡這個虎頭虎腦的小家伙,固執起來也沒人能勸的動,寶寶這兩個字他想甩都甩不掉,年少時還會有幾分得意,我是唐家上上下下的寶寶......可是年紀大了之后這名字便是心口的痛。

    站在唐寶寶身邊的人家世比起他來說也不遑多讓,雖然也已經四十幾歲可看起來如三十歲才過,面容宛若青年,劍眉朗目,年輕的時候必然更帥氣,此人出身燕城許家,名為許如。

    算上莊雍,這七個人便是如今水師的權利核心,當然沐筱風比較尷尬,除了他之外的五位四品將軍都是五軍之將,唯獨他是個空頭副提督。

    聽完楊宇凝的話唐寶寶忍不住也贊嘆了一聲:“是啊,一代比一代強,許將軍,令郎之才更讓我佩服,我唐寶......我唐某人看得上的年輕人不多,至于書院里先后出來的那個孟長安和白小洛沒有見過不便多說什么,令郎病己和禁軍陸昊將軍的公子陸重吾我可是親眼見過的,當為年青一代的翹楚。”

    上一屆的全軍大比,年青一代最耀眼著為彭斬鯊,奈何綜合實力對比起來連上上一屆的第十名都比不上,所以根本進不了十大新秀,倒不是因為彭斬鯊真的那般弱,而是因為上上一屆大比的時候可謂群英璀璨光彩奪目。

    再之前一屆有武新宇,裴嘯,海沙已經讓人覺得年輕人太恐怖,彭斬鯊的上一屆排名第一的就是許如將軍的兒子許病己,第二名是陸重吾,第三名是唐戍,有人說這三個年輕人還要超過武新宇裴嘯和海沙。

    莊雍忽然感慨道:“有快過年了。”

    幾個手下人點了點頭:“是啊,又到了三年大比之年,今年會更好看些,病己和陸重吾他們那一屆都進入十大新秀,如今也都已經到了正五品,今年的十大戰將之爭怕是要出大事咯。”

    “今年有幾個年輕人可以注意下,當然就有咱們水師的這位。”

    楊宇凝指了指水面上帶人試船的沈冷,然后笑著說道:“上一屆大比咱們水師無人入選陛下還責備了幾句,這次就不一樣了。”

    聽到這句話之后沐筱風終于有些忍不住:“指望著一個這樣的人為水師爭光,楊將軍的期望很低啊。”

    “哦?”

    楊宇凝礙于沐筱風的身份倒也不便直接硬懟,笑了笑說道:“副提督大人是覺得水師中沈冷是拿不出手的?恕我孤陋寡聞,難道水師里還有別的年輕人足夠出彩?”

    “白念。”

    沐筱風淡淡的說道:“今年才剛剛進入水師所以還沒有什么名氣,當然也就不會被諸位將軍聽聞,不過我相信,到時候為水師爭光的人絕不是這個跳來跳去的沈冷,而是白念......一個是漁戶苦力出身,一個是名門望族出身,不可同日而語。”

    莊雍看了沐筱風一眼,卻沒有說話。

    白念進入水師還不足半年,從南疆調過來后也一直中規中矩,當初大家都以為白念會接替岑征的職位,卻沒有想到陛下直接下旨將沈冷提拔起來。

    事實上,半年之前皇帝就已經在做安排,白念就是岑征的接替者,可是沈冷的異軍突起影響了皇帝,這可能是誰都沒有想到的事,當然僅憑沈冷一人不足以讓皇帝改變想法,而是老院長那個比較可怕的推測。

    白念這個人在南疆平越道戰功卓著,十八歲從軍從隊正做起,在平越道與南越余孽叛軍廝殺數年,一年一個階梯,如今也是正五品的勇毅將軍。

    沒多久沈冷帶人回來,登上港口后沈冷笑的合不攏嘴:“快,真的快。”

    莊雍點了點頭:“這蜈蚣快船是你想出來的,若是以后快船在戰場上真的好使,功勞我會為你報上去。”

    沐筱風淡淡的說道:“提督大人報功從不會徇私,也不會推延,你應該好好謝謝提督大人。”

    莊雍微微皺眉,可還是沒說什么。

    沈冷道:“不止要謝謝提督大人,諸位將軍大人我都心存感激。”

    眾人全都微笑起來,最起碼沈冷的態度足夠尊敬。

    沈冷看向沐筱風語氣一轉:“尤其是對副提督大人更為尊敬,除了謝謝你本人之外我還想謝謝你家人。”

    沐筱風臉色一變:“你放肆的有些太早了。”

    沈冷一臉的人畜無害:“卑職......有放肆嗎?如果有的話,卑職在這向副提督大人道歉,可能有些時候的放肆不是卑職故意的,以后卑職把這些非故意的放肆都收起來。”

    言下之意,那些故意的放肆是我故意放肆的。

    沐筱風笑著說道:“我聽過一個小笑話,此時也閑著就說給大家聽......有個地方富人還算是樂善好施,有一天忍不住問自己的家人,我做了不少好事為什么鄉鄰還是不愿意登門?家人說,還記得去年你因為心善撿了一條野狗嗎?撿來的時候還是一條小狗,現在小狗長大了成了惡犬,整日在門口蹲著,看見誰都狂吠,鄉鄰們倒也不是怕了一條狗,而是不愿意與一條狗計較。”

    眾人全都沉默下來,這話說的有些過了,非但在罵沈冷,連莊雍也一并罵了。

    哪里是什么笑話?

    莊雍忽然笑了起來:“這笑話不錯。”

    沐筱風笑問:“提督大人也這么覺得?”

    “是啊......這富人看來真的很愛這條狗,我覺得你可能記錯了,狗不是撿來的,是自家的,不然的話難道富人不知道這狗不老實?自然不是,只是因為愛狗如子,放在門口就是讓所有人都看看這就是我的狗兒子,放在家里別人不就看不到了嗎?”

    說完之后轉身往前走:“看看咱們的船塢里有多少新式戰船在造。”

    眾人邁步跟上,唯獨沐筱風站在那臉色白的嚇人,緊緊的攥著拳頭手背上青筋畢露。

    沈冷回頭看了沐筱風一眼,后者也在看他,眼神如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穿越星辰變之秦四〕〔日久成癮:撩妻總〕〔我的技能全靠撿〕〔我在懸疑文里搞玄〕〔輪回樂園〕〔重生之妖孽人生(金〕〔第一刺客女婿陳平〕〔全球精靈時代〕〔輪回〕〔絕世妖僧〕〔龍珠之神級賽亞人〕〔海賊之禍害〕〔復仇武神〕〔秦苒程雋小說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2019欧冠积分榜 网络赚钱兼职 甘肃快3开奖结果全部 白小姐4肖必选一肖 全来湖南麻将 股票期权个人怎么买卖 姚记平台棋牌 广西11选5开奖号码一定牛 网上赚钱靠谱的方法 江苏7位数 真人欢乐捕鱼修改器 星悦麻将丽江卡心五 如何购买浙江11选5 河南快赢481往期走势图 福彩生肖6十1走势图 全年固定出特规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