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一卷 萬夫力 第一百六十一章 誰下地獄
    姚桃枝來之前曾經想到了很有趣的一件事,他的名字和韓喚枝的名字里都有一個枝字,也就是說就看誰更粗更硬對砍起來才不容易斷,他覺得韓喚枝的名字不好,自己的才好,桃枝啊又美又(春chun)-(情qing)。

    然而在見識了韓喚枝的一刀之后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可笑了,當年殺手排行榜上前二十有十六個折在韓喚枝手里,自己以為的萬無一失其實還是在輕敵的基礎上,所以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萬無一失,若他真的在意起來就會察覺到韓喚枝那腳步似乎移動了一下只是在(誘you)敵。

    他沒敢在這個尋常人家的小院子里多停留,稍稍緩了口氣就加速離開,一邊疾掠一邊還想著自己也確實夠厲害,不然的話怎么可能擋得住那一刀?

    想想看也就釋然,怕是那十六個頂尖殺手就是都死在這樣一刀之下吧。

    那一刀勢不可擋,面前是一座橋橫陳,那就斷橋而行,面前若是一座山阻擋,那就劈山開路。

    姚桃枝到了自己藏(身shen)的地方才慢下來,這是一座寺廟。

    南越國和大寧不一樣,大寧皇帝尊崇道教而南越信奉禪宗,幾乎每一座城里都不止有一座廟宇,禪宗的人在南越不必繳納賦稅還有寺廟的田地,過著優哉游哉的(日ri)子。

    大寧滅南越之后廢除了這些特權,禪宗的人在平越道的(日ri)子便過的清苦起來,幸好當地百姓依然信奉,所以靠著香火勉強能夠維持,只是地位大不如前。

    姚桃枝進了寺廟之后與掃地的幾個僧人頷首示意,然后直接進了大(殿dian),從懷里取出來一張銀票投進功德箱里,守著功德箱的那小知客僧只是隨便一瞟就看清了那銀票上的數額頓時眼睛亮了起來,這位奇怪的客人已經在這住了四天,每天都會敬奉香火,跪拜祈愿的時候也是無比虔誠,已經有幾年沒有見過這樣的信徒了。

    沒多久姚桃枝就到了寺廟主持的房間里,主持取了傷藥看了看他腦袋上那一道血痕。

    “雖然不知道你是從哪兒來,要去哪兒,做什么事,但我還是想勸你一句。”

    主持看了姚桃枝一眼:“莫要執迷。”

    姚桃枝笑起來,自己對著銅鏡將頭發剃掉,觸及傷口疼的微微咧嘴,可若是不剃掉頭發便沒有辦法仔細敷藥,他也不想讓這個和尚動手。

    “為什么你非要自己來?”

    主持不解。

    “殺人是一件樂事,我很喜歡,你若持法刀落我的頭發那便是剃度,想來就很可怕以后還怎么殺人,不吉利,太不吉利。”

    姚桃枝剃掉了前半邊頭發,傷口也就全都露了出來,主持先是清理了傷口然后開始縫合,他不經常做這樣的事也不是郎中,見了血手有些發抖,所以縫合的時候比正常(情qing)況要疼的多,姚桃枝卻只是安靜的等著不催也不急。

    好不容易把傷口縫好,主持都忍不住長長的松了口氣。

    “你勸我莫要執迷。”

    姚桃枝忍不住笑起來:“和尚真有意思,若非我(日ri)(日ri)供奉香火怕也見不到主持,更不會由主持為我治傷,都已經沾染了銅臭的禪法就別想著度化我了,你剛才聽我說殺人是樂事的時候還是在為我縫合,難道不應該親自出手滅了我這妖魔?哦和尚未必會打架,何況殺人。”

    主持沉默片刻后說道:“受了傷的狼進了寺廟我們也是要救治的,沒有你的香火錢,我的藥依然會給你。”

    姚桃枝笑的更歡暢起來:“有意思,和尚果然有意思。”

    他走到銅鏡前看了看自己那禿了的前半邊腦殼,后半邊頭發依然那么長,覺得這樣子真是丑的無以言表,無與倫比的丑,便是那縫合起來的歪歪斜斜的傷口也比這禿了半邊的腦袋好看。

    他不是個很注重外表的人,可在這一刻卻忍不住想到若以后都如此還不如死了算了。

    索(性xing)他把后半邊的頭發也都剃掉,這樣看起來就立刻順眼的多了。

    “若不出意外尋我的人很快就會來,你該如何說就如何說,不用為我遮掩。”

    姚桃枝轉(身shen)往外走:“我可以走得了,你走不了。”

    “寺廟便在此處,和尚哪兒也不去。”

    主持搖頭:“你還是不要再造殺孽,回頭是岸。”

    姚桃枝回頭認真問:“若我放下屠刀,便能得圓滿?”

    主持認真回答:“能。”

    姚桃枝哦了一聲:“那你們這個禪宗不信也罷,我這樣的人放下刀就能圓滿,這是什么破地方,想想看就不公平和尚,不如你跟我去殺人?”

    主持臉色一變:“你走吧。”

    姚桃枝往外走:“當然要走的,你這里什么都好只是沒有(肉rou)吃,便這一點我也待不下去你們和尚不是最喜歡為人解惑嗎?仿似你們天生無所不知一樣,那我問你,為什么我會尋來這里,為什么找的是你?”

    主持默然無語,這種問題他哪里能想的明白。

    姚桃枝腳步停了一下回頭看著主持笑道:“好好做你的和尚好好的長命百歲,楚時候有個有名的刺客叫姚無痕,殺過三位皇子一位貴妃,他最終被車裂而死想著便是可慘可慘的,你若是有空閑了就念幾句經文為他去些罪業災痛,畢竟你也是姚無痕的后代,做了和尚救人比殺人好些,最起碼不擔心自己死后會下地獄。”

    和尚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他當然聽過前朝楚國的第一刺客姚無痕這個名字,楚哪怕已經滅了幾百年,很多名字依然沒有被磨滅。

    “我們”

    主持眼神都恍惚著,臉上表(情qing)無比復雜。

    “我們沒什么關系,雖然我查來查去確定你就是姚無痕的后代,可幾百年了你我骨子里的血怕也沒幾分相似,你專心做你的和尚普度眾生,我專心做我的刺客算是繼承祖業,咱們家祖祖輩輩好像都沒有一個善終的,你可別不得好死。”

    主持道:“你還是不要再去做那些事了”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姚桃枝擺手阻止:“我勸你不做和尚你可會聽?那么你又何必勸我別去殺人好好念經,超度一下姚無痕,雖然死的那么久了怕是也從沒有人超度過他。”

    說完之后姚桃枝就出門而去,主持卻站不穩一(屁pi)股跌坐在地上,心里只想著難道我祖上真是姚無痕?

    他十二歲才進這寺廟,記得很清楚,未出家時確實姓姚。

    姚桃枝走了沒多久,一隊純黑色的騎兵護送著一輛純黑色的馬車在廟門口停下,黑騎往四周散開很快就把寺廟圍了起來,寺廟規模不小,可但凡是容易逃離的地方都有黑騎堵著。

    還沒有來得及洗澡更衣的韓喚枝覺得很不舒服,他是一個特別(愛ai)干凈的人,雖然當年為陛下出去做的第一件事他就不得不在一個極污穢的地方藏(身shen)十二個時辰才伏擊殺人成功,所以想想他這樣的人在那般環境下潛藏會比尋常人付出更大的毅力耐力。

    進廟門,韓喚枝步伐并不快,因為他知道自己要追的那個刺客應該已經走了,但他來卻不僅僅是為了那個刺客。

    大(殿dian)里,所有的香客都已經嚇得離開,廷尉守著大門,韓喚枝站在金像前沉默了一會兒,雙手合十頗虔誠的許了個愿:“希望你保佑我殺人永遠都比我要殺的人殺人快。”

    這話有些拗口,也不知道禪祖能不能聽明白,聽明白之后會不會一道天雷劈死他。

    許了愿之后韓喚枝發現這大(殿dian)里連一把椅子都沒有,一夜未眠覺得還是坐著舒服,于是自己動手把地上的蒲團摞起來,坐著搖搖晃晃,不過總比站著好。

    主持在幾個僧人的陪同下快步走出來,看到韓喚枝后微微俯(身shen)施禮:“見過大人。”

    韓喚枝覺得這搖搖晃晃的很好玩,于是故意搖搖晃晃,主持便有一些不喜,大(殿dian)之中,這是不敬。

    可來的人(身shen)上帶著一股煞氣,他仿佛在韓喚枝背后看到了一個惡魔的虛影,只是恍惚了一下,想著應該是不久之前那個奇怪的家伙說的那些奇怪的話確實把自己嚇著了,所以精神都恍惚起來。

    然而在某種意義上,大寧的官員對于他們來說確實更像是惡魔。

    韓喚枝發現地上有一滴血,于是把一個蒲團在血跡的位置放下來,思考了一會兒后居然對著金像跪了下來,這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韓喚枝雙手合十面朝金像微微低頭,那一滴血的位置便對的準了。

    他直起(身shen)子看向主持:“他許了什么愿?”

    主持嚇得向后退了幾步,若之前那人只是奇怪,那面前這個人就是可怕,他從骨子里都生出來一股寒意。

    “什么”

    主持慌亂的說了兩個字,卻反而覺得暴露了自己的心虛。

    “走了多久了?”

    韓喚枝站起來往大(殿dian)后邊看了看,注意到小門門口地上依稀還有一滴血。

    “走了半個時辰。”

    “我以為你會堅持一下的。”

    韓喚枝有些無趣起來,再次把蒲團都摞起來坐好,打了打衣服上的塵土:“那個人并不重要,他走了半個時辰也沒關系,就是走了幾天也一樣能找得到,我這次來是想問問主持,若是有些東西幾年都找不到,好找嗎?”

    主持臉色瞬間煞白:“不不明白大人的意思。”

    韓喚枝淡淡的說道:“滅南越的時候大寧圍困施恩城,那時候還叫紫御城對吧雖然南越人投降的很快,但在施恩城之外還是有一些抵抗,死了不少人,也傷了不少人,我聽聞這些傷者很多都被送進這廟里來救治,和尚真是善心普度可是后來又來了一些人把受傷的南越士兵都帶走了對吧,我想問主持的是帶走的是傷兵,可曾留下些什么?”

    主持再次往后退了幾步,被(身shen)后的僧人攙扶著才站穩。

    “帶我去看看吧。”

    韓喚枝站起來:“救人會有好報,別自己浪費了,你不說我自己也能找得到廟又不會拔腿就跑,不過你那修來的福緣善報也就盡了,你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絕世妖僧〕〔軍門小嬌妻:慕閻〕〔萬族之劫〕〔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溫時九傅云祁免費〕〔第一刺客女婿陳平〕〔七零炮灰女知青[〕〔罪全書全集(十宗〕〔劍來〕〔伏天氏〕〔日久成癮:撩妻總〕〔少年風水師〕〔史上最強練氣期方〕〔我真沒想重生啊〕〔大奉打更人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手机兼职赚钱app 中原河南麻将苹果版 捕鱼大师app苹果版 欢乐真人麻将所有版本 nba季后赛得分榜 重庆菜园坝麻将机批发 国内十大期货配资公司 神来棋牌是真的吗 股票可以网上开户吗 韩国快乐8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11选5 走势图 赚钱手机网游 浙体育彩票20选五 三肖期期中王中王 上海天天彩选4中奖规则 4887铁算结果开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