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三百一十一章 好慘
    白小洛出門之后低著頭快步離開,回到自己營房里之后換回來自己衣服,如今他還只是一個校尉,論品級來說并不是一個很顯眼的人,他這個級別,沒有跟著大將軍談九州去西府武庫再正常不過,況且他姓白。

    換好了衣服之后他悠閑的泡了一壺茶,然后坐在門口看著外面云卷云舒。

    蘇皇后以為她一切盡在掌握。

    屁哦。

    不能掌握一寸,便別去謀一尺。

    白小洛看了看這大院子,真的很大,陸王住的這個院子規格自然最高,干凈寬敞,可這院子里,里里外外,大部分都是他的人,不是的那幾個剛才也已經死了。

    陸王身邊的護衛是陸王帶來的,但陸王身邊的禁軍是白小洛帶來的,當然明面上這些禁軍肯定不歸他管,他畢竟還只是一個尚沒有歸處的校尉。

    荀直先生說,禁軍之中的人,才是最有分量的牌。

    白小洛不喜歡荀直那種神神叨叨的樣子,像是什么都能看透徹,世上哪有什么都能看透徹的人,真的都能那便是神了......世上本無神,于是白小洛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百姓們常說的那句話,世上若無神,近神者當為陛下。

    他皺眉,覺得自己想起來這句話很無趣。

    迎親隊伍出長安城之前的幾天,荀直先生看到了一只手,既然看到了,又怎么會無動于衷。

    茶不可過三泡,過了便無味,白小洛喝完了茶算計了一下時間該是差不多了,于是招手,這大院子里的所有禁軍大部分都過來,唯有高墻上的不能輕動。

    一炷香之后,高墻上的人回頭揮舞了一下手臂,白小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后在陸王門前跪了下來:“請陸王出門演戲。”

    禁軍皆跪。

    另外一間屋子里,陸王世子看著這一切,瑟瑟發抖。

    他在恨,恨自己無能,他拼了命的捂住李帆兒的嘴,告訴她要忍著,若不忍著就是死,人只有活著才有希望,他們兩個身邊站著幾個身穿禁軍服飾的人,壓低聲音勸了一句:“好好演戲,不然你爹死,你娘死,你全家死。”

    陸王已經換了一身衣服走出門,看到跪在門口的白小洛居然還有心情笑:“年輕人,真的可怕。”

    白小洛垂首:“謝王爺夸贊,不過該回來的人要進門了,王爺還是應該醞釀一下情緒。”

    就在這時候,大將軍談九州帶著沈冷他們快步而入,才剛回來就聽聞陸王遇襲,他們立刻便趕了過來。

    一進大門,他們就看到陸王一腳踹在白小洛那張漂亮的不像話的臉上。

    “你們這群廢物!”

    陸王臉色煞白,顯然是嚇著了,也憤怒了。

    他伏低身子一把抓住白小洛的衣領大聲說道:“陛下安排你們保護本王的安全,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竟然能放刺客進門?若非本王貼身護衛拼死將刺客擊殺,本王也已經死了!”

    喊完了之后貼近白小洛的耳邊:“你這張臉可真好看,我特別想踹,真的忍不住。”

    白小洛嘴角帶笑,背對著沈冷他們,所以他也不怕自己的笑容有些陰厲。

    “王爺可再踹一腳試試。”

    “那就再踹一腳。”

    陸王猛的將白小洛推倒,白小洛連忙爬跪著回來,于是陸王的第二腳就踹了過去:“廢物!”

    白小洛真的沒動,被一腳踹翻。

    談九州快步過來攔了陸王一下:“王爺,這是怎么了?”

    陸王自然想好了怎么說,他說了之后談九州當然要請罪,因為這是談九州的鳳凰臺,刺客進了陸王所在的院子,那不僅僅是禁軍的失職也是他的失職。

    “不怪大將軍。”

    陸王喘了幾口氣,像是心情終于平復下來一些:“那刺客是一早就混進了禁軍之中的,所以本王才會如此惱火,這個刺客也很狡猾,知道大將軍不在這于是想趁機動手,只是可惜我的幾名護衛......勞煩大將軍安排一下,本王要厚葬他們。”

    談九州垂首:“我這就去安排。”

    沈冷站在一邊,覺得被踹的那個禁軍校尉應該很疼吧,那張臉看起來已經腫了起來,但依然讓人覺得那張臉很好看,陸王的鞋底在他臉上留下來的痕跡很清楚,被踹中的那半張臉腫著,眼睛也睜不開,所以那是一種狼狽的好看。

    “一個男人,怎么能生的這么好看?”

    沈冷贊嘆了一句。

    孟長安點了點頭:“陸王可也真下得去腳。”

    那么好看的臉,被踹的險些破了相,自然可惜。

    陳冉從外面急匆匆進來,在沈冷耳邊壓低聲音說了幾句什么,沈冷眉角一挑,轉身離開。

    林子里,沈冷看著自己那些手下的尸體,都是一擊斃命,包括那個白小歌也是一樣,傷口都在脖子上,沈冷也能看出來那是劍傷,越看,他的眼睛就越紅。

    殺人者,善用劍。

    韓喚枝說過,善用劍者,未必真的善用劍。

    孟長安拍了拍沈冷的肩膀:“先把兄弟們葬了吧。”

    沈冷點了點頭:“如果殺我兄弟的人是白小歌一路人,那么他應該還在鳳凰臺。”

    他問陳冉:“楊大哥呢?”

    “他先回了營里,兄弟們帶回來一些手繪地圖,他急著回去整理想交給將軍,我......還沒告訴他。”

    “去告訴他吧,讓他也來送送兄弟們。”

    沈冷把甲胄解開,從里邊白色麻布襯衣上撕下來一條,系在右臂。

    孟長安勸了一句:“陸王是來迎親的,你臂纏白紗,不好看。”

    “嗯。”

    沈冷點了點頭:“那就纏七天。”

    孟長安沒在說什么,撕下來一條白衣纏在右臂上:“我陪你。”

    “接下來的事可能會不好解釋。”

    韓喚枝從后邊緩步走過來:“你的斥候死了,白小歌也死了,楊七寶卻不能露面,他也沒法解釋,白小歌不死我有手段讓他認罪,可我卻被辦法讓一個死人證明你兄弟們的清白。”

    “不能證明,他們也是清白的。”

    沈冷俯身背起一具尸體:“他們是為大寧丟了命。”

    陳冉他們分別背起一具尸體朝著城內走,將軍無懼,他們也無懼。

    鳳凰臺。

    談九州臉色有些陰沉,他必須陰沉。

    “死的人是你的斥候?”

    “是。”

    沈冷回答。

    “為什么還有石子海邊城五品將軍白小歌?”

    “不知道。”

    “你的人可是你安排出去的?”

    “是。”

    談九州深吸一口氣:“督軍隊,將沈冷拿下。”

    韓喚枝邁步上前:“大將軍,這事,交給廷尉府吧。”

    坐在一邊的陸王皺眉:“本王剛剛被刺客襲擊,沈將軍手下又死在外邊,還有一位邊城將軍,這兩件事真的沒有什么牽連?”

    沈冷抬眼看著陸王,認真的配合了一句:“王爺是說,刺殺王爺的人是我的人?”

    陸王哼了一聲:“本王當然不會妄斷,只是覺得太巧合了些,難保不是有人想刺殺本王,發現事敗之后,殺人滅口。”

    沈冷點了點頭:“雖然牽強,但也算合理。”

    陸王:“所以呢?”

    沈冷轉身看向韓喚枝,伸出手:“枷鎖呢?”

    韓喚枝走過來摘下沈冷的黑線刀:“廷尉府沒有給你定罪之前,你依然是將軍,將軍無需戴枷鎖......不過從今日開始,深將軍麾下那一旗戰兵,不可再與將軍有所接觸。”

    他看向談九州:“我覺得,孟長安將軍可暫代指揮。”

    陸王猛的站起來:“誰不知道孟長安和他關系最好?韓喚枝,你這樣說法,難免有包庇之嫌!”

    孟長安站在那語氣平淡的說道:“陸王覺得,你可安排軍務嗎?”

    陸王一怔。

    談九州點了點頭:“那就孟將軍暫代吧,沈將軍,還委屈你先隨韓大人回去,我相信你不會做出有違軍律國法之事,也相信韓大人會給你一個交代,給王爺一個交代。”

    韓喚枝垂首:“謝大將軍信任。”

    他回頭:“把沈將軍帶下去。”

    古樂上前接過來韓喚枝遞給他的沈冷佩刀,跟在沈冷身后出門,出了門就把刀給沈冷又掛在腰畔,陸王看了之后臉色頓時白起來:“這是什么意思?你們廷尉府的人這是什么意思?”

    韓喚枝往外走:“臣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這就回去責問。”

    門外。

    腫了半邊臉的白小洛站在那,看了看沈冷右臂上的白紗,然后深吸一口氣,也從衣服上撕下來一條綁在右臂上,他看著從自己身前走過去的沈冷:“白小歌是我的哥哥,他和沈將軍的人死在一起,若廷尉府不給一個交代,稍后我還要勞煩沈將軍給我一個交代。”

    沈冷腳步一停,看了看白小洛那張臉:“院長說你生的漂亮,果然漂亮。”

    白小洛皺眉:“你什么意思。”

    沈冷舉步前行:“節哀。”

    他走了兩步又停住,回頭看了白小洛一眼:“你說奇怪不奇怪,我的斥候都死了,你哥哥也死,可你哥哥手下那幾十個親兵卻一個都沒死。”

    白小洛眼神一寒。

    沈冷嘆道:“還是不夠漂亮。”

    白小歌的那些親兵當然不能死,他們死了的話,誰來證明沈冷的斥候在石子海抓了他們?于是,故事便有了指證,白小歌將軍是帶著親兵出門去接他們的,卻不想被他們偷襲,以至于生擒,甚至他們還可以說,沈冷的人逼迫他們刺殺陸王。

    “不好了!”

    遠處有人喊起來:“失火了!”

    廷尉府的人住的那個院子里起了火,很快就燒了起來,火勢沖沖,人不可靠近。

    韓喚枝問:“什么地方燒了?”

    “一間空屋子,之前沒用過。”

    “唔,一間空屋子而已,沒損失什么東西就好。”

    “屋子里有四十來個人,剛剛關進去的。”

    古樂嘆道:“好慘。”

    韓喚枝停了一下,點頭:“確實好慘。”

    ......

    ......

    ,精彩!

    (m.. =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絕世妖僧〕〔軍門小嬌妻:慕閻〕〔萬族之劫〕〔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溫時九傅云祁免費〕〔第一刺客女婿陳平〕〔七零炮灰女知青[〕〔罪全書全集(十宗〕〔劍來〕〔伏天氏〕〔日久成癮:撩妻總〕〔少年風水師〕〔史上最強練氣期方〕〔我真沒想重生啊〕〔大奉打更人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麻将来了组局怎么没了 查询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江西体彩多乐彩 捕鱼大亨二维码 填大坑游戏规则 600309股票行 pk10高手单期计 南宁十三幺有几种牌型 云南11选5规则模拟 平特肖怎么赔 宝博棋牌苹果版下载链接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捕鱼达人3内购破解版下载 多多棋牌结算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nba比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