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三百七十九章 向暖而生
    諸軍大比正式宣告結束,而十大新秀與十大戰將的名字將會出現在長安城大街小巷,每一條街上都有紅榜,每一個紅榜前都有人駐足圍觀,這就是大寧朝廷的辦事效率,一夜之間,紅榜遍街。

    而當天下午天還沒黑的時候,沈冷就已經回到了他在迎新樓后邊的那個小院,進門等待他的是茶爺的擁抱,大比結束之后沈冷他們去接受陛下的召見,茶爺便先回到家里等著。

    茶爺用最快的速度洗了澡,為了怕傻冷子嘲笑她,她還把洗澡水沖掉了,回到屋子里換了衣服,又擦了香撲撲的粉。

    好期待。

    茶爺覺得自己心跳的好厲害。

    沈冷一進門,黑獒圍著他不厭其煩的搖尾巴,嘴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求關注,然后它發現主人對自己竟是一眼都不看,迫不及待的把女主人抱起來,兩個人在院子里轉了好幾圈,然后就抱到屋子里去了。

    黑獒跟著上了臺階,還沒進門呢,抱著茶爺的沈冷一腳把房門踢回來,差一點撞了黑獒的鼻子,黑獒嚇得往后跳了一下,再看時,門已經關上了。

    黑獒委屈的叫了兩聲,在臺階上趴下來,不時抬起頭往屋子里看看,警覺的豎起耳朵,似乎是有什么可疑的聲音引起了它的注意。

    嗚嗚嗚,為什么女主人像是在哭?

    急的黑獒在院子里轉圈圈,后來發現追著自己尾巴是很好玩的一件事,于是忘記了它還在擔憂呢,在院子里轉了好多好多圈,轉到累了的時候,忽然耳朵又豎了起來,它聽到了更奇怪的聲音,好像是女主人尖叫了一聲,刻意壓著,可它還是聽到了。

    黑獒跑到門口用頭撞了撞門,還是沒有人理它,只好又可憐的在門口趴下來。

    狗生好無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吱呀一聲開了,沈冷從屋子里出來的時候還拉著茶爺的,茶爺臉紅撲撲的,像是因為這寒冷的冬天屋子里太熱的原因,一定是這樣。

    “我先回來的時候,在半路買了菜。”

    茶爺蹲下來,揉了揉黑獒的大腦袋。

    黑獒扭頭不看她,誰還沒有點小脾氣似的。

    沈冷也蹲下來:“我一會兒給你炒幾個喜歡的菜,不知道先生會不會回來吃飯,我做菜的時候,你把酒燙好,萬一回來了呢。”

    “嗯。”

    茶爺應了一聲。

    沈冷蹲在黑獒旁邊,黑獒扭頭也不看他。

    沈冷噗嗤一聲笑了,在黑獒腦袋上拍了拍,起身去廚房剁肉骨頭,黑獒聽到剁肉骨頭的聲音就繃不住了,哪里還有什么狗王應有的驕傲和矜持,搖著尾巴跑進廚房里,在沈冷身邊蹭來蹭去。

    茶爺把沈冷剛剛進門時候仍在地上的包袱撿起來,看到她的時候沈冷雙里便只有她,哪里還有心情拎著包袱,包袱里邊應該是他在演武場住的這段日子換下來的臟衣服,茶爺拎著包袱回到屋子里,想把沈冷的衣服洗了,打開之后才發現都是干干凈凈的,每一件都洗過。

    沈冷從廚房窗戶探出頭,嘿嘿傻笑:“我家茶爺的那么漂亮,我怎么舍得這雙泡在冷水里洗衣服,回頭咱們請個大嫂在家里幫忙吧,收拾院子什么的,你也別自己動了。”

    茶爺笑:“那不就是廢人了嗎?”

    沈冷道:“騰出來的時間你可以練劍啊,可以看書,可以外面走走看看。”

    茶爺搖頭:“不要,又用不了多少時間。”

    沈冷把剁好的肉骨頭放進鍋里燉上,看了一眼還在那搖尾巴的黑獒:“還要好一會兒呢,你去外面等著。”

    蹲坐在地上的黑獒立刻起來,朝著沈冷嗷嗷的叫了兩聲,居然叫出來小奶狗的聲音,歡天喜地的跑到外邊等著去了。

    茶爺瞪了它一眼:“尊嚴呢?”

    沒過多久,又看到了那傻狗追尾巴的畫面。

    外面響起敲門聲,黑獒卻沒有任何警覺的反應,而是在門響之前就停下來追尾巴這玩不膩的游戲,跑到門口那邊蹲坐下來等著了,那大尾巴好像掃把一樣在地上來回擺,左右左,右左右。

    黑獒沒有警覺,那么敲門的自然不是外人。

    茶爺將院門拉開,沈先生笑呵呵的拎著一包熟食和一些干果遞給她:“冷子到家了吧。”

    “嗯,在廚房呢。”

    沈先生笑容更燦爛起來:“終于可以吃到一頓順口飯菜了。”

    茶爺哼了一聲。

    沈先生道:“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說你做的不好吃算了吧,你做的確實是不好吃,我這個年紀了,何必再昧著良心說話。”

    茶爺舉頭望明月,明月還沒那么高。

    沈先生往廚房走的時候,沈冷已經從里邊出來:“先生怎么容光煥發?”

    “下午和幾個老伙計打牌贏了些。”

    “我還以為你去洗浴了呢。”

    “”

    沈先生進了廚房,看著冷子做菜:“感覺怎么樣?”

    沈冷問:“諸軍大比?”

    “不然呢?”

    “感覺我很牛-逼。”

    沈先生白了他一眼:“給你澆一盆冷水,并不是說你得了諸軍大比的第一,你就是這大寧百萬戰兵之最厲害的那個年輕人,你應該很清楚,絕大部分寒門子弟是不可能在你這個年紀成為將軍的,甚至十大新秀之爭的那些參與者,也多不是寒門出身,寒門子弟天賦武藝甚至自制力比你還要強的人絕非少數,他們只是不能進入這樣一場舉國矚目的大比之。”

    沈冷點了點頭:“我知道,若以后我做的官兒大了,我就請陛下準許,辦真真正正的諸軍大比。”

    “你就是喜歡異想天開。”

    沈先生嘆道:“不分高低不分地域的真正的諸軍大比,施行起來太難了些,幾無可能,不過若是可以在各衛戰兵,四疆四,每年都舉辦一次大比武,對于那些寒門出身的年輕人來說便是希望。”

    沈冷切菜的一停:“本來今夜陛下是準備把我們叫進宮的,可是后來內侍總管代放舟說,陛下讓我們都歇歇明天上午進宮,午陛下設宴,代公公還說,其實是陛下覺得我應該先回家和茶兒報喜明天若是能和陛下說話,我就把先生這想法說給陛下。”

    “以后再說吧。”

    沈先生微微搖頭:“這幾年陛下應該是沒有精力再去做別的什么事,求立人那邊的戰事不能牽扯太久,不出明年月陛下就要去東疆,車馬儀仗走的慢,陛下還有走走停停檢視地方,所以到東疆的時候差不多已經是月,而六月水師必然要抽調回來一大部分。”

    聽沈先生說完這句話,沈冷的臉色一變:“陛下是擔心東疆出事?”

    “陛下從不擔心裴亭山,水師回來,還是因為北疆。”

    沈先生道:“所有人都覺得,裴亭山可能有不臣之心,所以心里有不軌想法的那些人也會覺得,陛下去東疆的時候有可乘,然而陛下對四疆大將軍從來就沒有疑心過,或許會生氣,但絕不是疑心,四疆大將軍對陛下也一樣冷子,你應該多學學陛下的氣度,早晚有一天那些人都會明白,裴亭山永遠不會反。”

    沈冷心里一震。

    會嗎?

    “你還不了解陛下,還不了解陛下和四疆大將軍的感情,也不了解四疆大將軍對陛下的感情,也可以說,是軍人對大寧的感情。”

    沈先生沉默了一會兒。

    “冷子。”

    “嗯。”

    “以后盡力像陛下那樣,做一個永遠不會讓下人懷疑你的人,也做一個永遠都不會輕易去懷疑下的人。”

    “好。”

    沈冷點頭。

    就在這時候,院子里的黑獒忽然站了起來,稍有警覺。

    門外再次想起敲門聲,茶爺看了黑獒一眼,黑獒先到了門口那邊,似乎是在確認外面人的身份,茶爺走到門口問了一聲是誰,卻原來是葉流云到了。

    茶爺連忙將院門拉開,外面竟是來了許多人。

    “茶兒姑娘。”

    葉流云微微頷首,在他身后跟著黑眼,綁著繃帶的白牙,斷舍離與風雪刃,葉流云叫了一聲茶兒姑娘,而后面那些人卻叫什么的都有,有叫將軍夫人的,有叫嫂子的,有叫弟妹的。

    “你們都嚴肅些。”

    葉流云回頭瞪了他們一眼:“我是帶你們來蹭飯的,若在這般失禮,以后蹭飯不帶你們來。”

    黑眼他們每個人里都拎著些東西,有酒有菜有水果,這個季節能買到的水果種類也不多,但是他們帶來的東西,就已經足夠擺滿一大桌子。

    沈冷傻笑著出來,先是對葉流云俯身一拜:“葉先生。”

    葉流云嗯了一聲:“回去炒菜,沒你什么事,別耽誤工夫。”

    沈冷:“哦”

    黑眼朝著沈冷傻笑,白牙也在傻笑,沈冷對比了一下,果然還是白牙的牙白。

    沈冷問白牙:“傷成這樣,還能吃肉否?”

    白牙:“你且做了試試。”

    沈冷哈哈大笑。

    黑眼:“你且多做些試試。”

    斷舍離風雪刃六個人各自打了招呼,進了門之后就去布置桌子,然后就圍在院子里逗黑獒玩,可誰都不敢太靠近,哪怕他們都是高,可黑獒帶給人的壓力還是太大了一些。

    就在這時候沈冷端著一大鍋香氣撲鼻的肉骨頭出來,幾個人全都興奮起來。

    “果然好香!”

    “名不虛傳。”

    “都說沈將軍做飯一流,這味道就讓人垂涎欲滴。”

    他們剛要圍過去,黑眼蹲在那有些無奈的說道:“那是給狗吃的過來人的經驗,你們相信我,免得太尷尬。”

    其他五個人對視了一眼,是真尷尬啊。

    沈冷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發:“咱們的在屋子里,一會兒就好。”

    他看著這些人真的很暖和也很開心,想到陛下今夜忽然決定不讓他們進宮了,當然不僅僅是因為讓他們都歇歇,還因為陛下想著,茶兒在等他回家,沈先生在等他回家,而明日流云會的兄弟們是不方便出現在孟長

    安唐說他們那些人面前的,陛下也想著流云會的人呢,今夜沈冷在家,陛下給流云會的人時間讓他們來給他道喜。

    陛下啊。

    想到在南平江江邊的時候,他總覺得沈先生是個溫暖的人,是沈先生讓他決定做一個溫暖的人,陛下何嘗不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我的技能全靠撿〕〔穿越星辰變之秦四〕〔日久成癮:撩妻總〕〔我在懸疑文里搞玄〕〔第一刺客女婿陳平〕〔輪回樂園〕〔重生之妖孽人生(金〕〔絕世妖僧〕〔全球精靈時代〕〔劍來〕〔輪回〕〔精靈掌門人〕〔龍珠之神級賽亞人〕〔海賊之禍害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篮球赛事 北京11选5任五号码推荐 美人捕鱼赢钱技巧 豪利棋牌游戏官网 快乐8玩法规则 环保股票推荐 浙江快乐彩开奖号 贵州闲来麻将下载安 … 福建快3走势一定牛 英超视频录像 浙江快乐彩 历史数据 星悦云南麻将安卓版 _澳门网上百家乐 证券公司推荐股票 太阳神798888论坛网站 哈灵麻将安卓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