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四百七十一章換你了
    “行禮!”

    “呼!”

    長街兩側,白甲如林。

    大將軍鐵流黎的靈柩從白城返回瀚海城,武新宇扶棺而行。

    從長安城來北疆傳旨的是內閣大學士之一安方知,也是內閣三次輔之一,大學士沐昭桐回家休養之后,如今代行首輔之權的是元東芝,安方知地位僅在元東芝之下。

    他來的時候,陛下剛剛得知了大將軍戰死的消息,問內閣眾人誰可去北疆傳旨,主持大將軍鐵流黎葬禮。

    陛下堅信,他在北疆的將士們,一定會把他的大將軍接回來。

    眾人皆愿往,但元東芝職責重要,所以陛下選派安方知來。

    靈柩前,次輔安方知垂首而立,足足站了半個時辰,他是宣旨而來,可卻先行祭拜之禮。

    打開圣旨,安方知深吸一口氣。

    “三十五年來,朕時常想起與朕一同北擊黑武的將士,瀚海一戰,朕的左翼將軍龐長德(身shen)披數十箭而死,朕的親兵隊正馬務殺入敵軍之中力斬敵酋(身shen)中七刀而死,朕的副將李儒墜馬于萬軍之中尸骨無存,那一戰將黑武人擊退三百里,大寧北疆安穩數年,那一戰,大將軍在朕(身shen)邊。”

    “三十年來,朕總是會想到朕的兄弟袁長明,潛入黑武數年打探軍(情qing),提前得知黑武人(欲yu)興兵來犯,冒死將消息送出,他當知道,送出消息則他必死,終是被黑武人車裂于市那一戰,朕與大將軍殺敵十一萬,大將軍(身shen)中三刀不退,朕問大將軍為何還要向前,大將軍說,兄弟尸骨碎了,想接回來拼好安葬。”

    “十八年來,朕不敢忘了封硯臺一戰,莊雍率軍死守,近萬將士戰至只余三百人,那一戰,大將軍率軍斷絕黑武人歸路,一路殺敵二十六萬,血染長河,大將軍說,手上染了大寧邊軍兄弟們的血,還想活著回去?”

    安方知的聲音很低沉,幾度哽咽。

    “如今,大將軍去了。”

    念到這幾個字,安方知嚎啕大哭,竟是無法再念下去。

    “大將軍可知,朕心疼。”

    良久之后,安方知才在侍從攙扶下重新站直了(身shen)子。

    他深呼吸幾次才穩定自己的(情qing)緒,沉聲道:“我與大將軍并不相熟,初見大將軍是二十年前,那時陛下剛剛到長安不久,問誰可為北疆之將?大將軍對陛下說,只能是鐵流黎,唯有我鐵流黎才行,當時我只覺得大將軍你張揚,不夠穩重,可陛下卻說,是啊,北疆之地,怎么可能離得開你鐵流黎?”

    “大將軍啊。”

    安方知跪倒在地,又是痛哭失聲:“北疆之地,怎么可能離得開你鐵流黎啊?”

    扶棺而立的武新宇,淚流滿面。

    與此同時,距離瀚海城七百里外,黑武人南院長明城。

    黑武南院大將軍蘇蓋站在窗口看著外面飄雪,手里端著一杯酒,卻良久沒動,他只是站在那看著,似乎在看風景,似乎在看遠方,可眼神里卻有幾分空洞。

    “你們不該那么做。”

    蘇蓋的聲音稍稍有些沙啞:“我與他為敵三十五年,三十五年來,他無時無刻不想殺了我,我無時無刻不想殺了他,可前些(日ri)子你派人送來消息說鐵流黎已死,我卻絲毫也不覺得開心,反而有些悲傷。”

    他回頭看了一眼跪在那的遼殺狼。

    “跪著吧,因為你還不懂得尊重自己的敵人。”

    蘇蓋將杯子里的酒灑在窗外,像是潑灑出去一段過往。

    “我與你們說過,他死了也不要折辱他的尸體,準備最好的條件保存,送至都城后陛下看過,也是要厚葬的,鐵流黎死,對我黑武來說是好事也不算全是好事,可你若是折辱他的尸體,認為那樣是一個勝利者應該做的事,真這么想我們已經輸了陛下為什么要看看鐵流黎?是因為陛下是想親眼確定他死了,只是確定他死了,而不是一種得意的心態,遼殺狼,你心境太差。”

    蘇蓋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我聽聞,果布爾帖用草席把他尸體包裹隨便找了個地方掩埋,還遠離他部族營地,是他在害怕,哪怕是鐵流黎死了他也在害怕,我還聽聞,我下令運鐵流黎尸體進都城,哲別派人刨開土墳的時候,鐵鎬還毀了鐵流黎的尸體,(身shen)上帶著一層碎土,用一輛破舊馬車就運回來了。”

    遼殺狼跪在那,一個字都不敢說。

    他來,本來是要請戰的,他親弟弟哲別被殺。

    “我要奉旨返回都城面見陛下,本想帶你一起去,這次就算了吧,你留在邊疆反省,什么時候明白你尊重鐵流黎這樣的敵人應該如尊敬自己的師長一樣,你才算真的成熟,我也才能安心把更多軍權交給你。”

    蘇蓋往外走,護衛將大氅給他披上,走到門口的時候蘇蓋腳步一停。

    “陛下說,南疆三年之內不可再有戰事的旨意才下去,你和哲別就策劃此事,縱然殺了鐵流黎又如何?你應該知道寧帝李承唐現在正缺一個鼓舞士氣的理由,鐵流黎一死,寧人積累數年,這股怨恨不會散反而會更濃,怨恨化殺氣,到時候寧人會有多兇狠幾年后你會明白的原本若年無戰事,黑武上下一心,那時候國庫豐盈,而我們兵精糧足,寧人一月之內若無大勝必然氣餒,我們抓住機會便會有反攻之勢,而你,給了寧人一個永遠不會氣餒的理由。”

    說完這句話之后蘇蓋走出房間,只留下遼殺狼一個人跪在那,臉上依然帶著些許不服氣。

    瀚海城。

    沈冷參加了大將軍葬禮后就回到他暫時的住處,陳冉和王闊海兩個人守在門外,他們沒能匯合沈冷心中覺得后怕,若將軍追出去遇到了黑武人的大隊人馬,縱然將軍神勇怕也是難以歸來。

    好在,將軍歸來。

    沈冷躺在(床chuang)上看著屋頂發呆,腦子里都是大將軍鐵流黎那張臉,他追上去的時候,大將軍那一(身shen)的傷痕一(身shen)的土,即便是他把大將軍背回來的,他也不愿意相信鎮守一方甚至可以稱之為大寧柱石的大將軍就這么死了。

    如果大寧是一座亭子,四方大將軍就是這亭子的四根柱子。

    葬禮上內閣大學士安方知宣旨,自即(日ri)起,武新宇就是大寧北疆大將軍,新的柱石。

    門外有人說話,沈冷聽出來那是安方知的聲音。

    門吱呀一聲開了,老人邁步走進屋門,看到沈冷正在起(身shen),連忙加快腳步過去扶了沈冷一下:“沈將軍別動,你(身shen)上的傷太重了。”

    他在沈冷(身shen)邊坐下來道:“我來之前陛下特意交代,若是見到沈將軍讓我務必勸你一同返回長安,如今大將軍的事也算有了個了結,仇不是現在就一定要去報的,我也已經勸過武將軍,待(日ri)后整頓軍備,籌謀穩妥之后再打這一戰。”

    沈冷點了點頭:“我知道,我隨閣老一同返回長安。”

    安方知心里這才踏實了些,雖然表面上大寧群臣有文武之爭,然而自己人就是自己人,他能體會到武新宇的心(情qing),也能體會到沈冷的心(情qing)。

    “如此最好。”

    安方知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陛下的意思是,大將軍的骨灰還是帶回長安的好,進奉英堂。”

    沈冷猛的抬頭,然后又重重的點了點頭。

    大寧有奉英堂,緊挨著太廟,奉英堂中如今一共有七位大將軍的牌位,自大寧立國以來,數百年,只有七位,而這七位都是開國功勛,這已經是陛下能給大將軍鐵流黎最大的榮耀,可是大家都很清楚,再大的榮耀也換不回來一個活著的大將軍。

    看到沈冷臉色依然那么差,白的幾乎沒有血色,安方知一時之間卻找不到詞匯再說些什么,他學富五車,此時卻連一個合適的詞都想不出,沈冷不是北疆之將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北疆將士們此時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qing)。

    “你好好歇著。”

    安方知起(身shen):“我再去見見武將軍。”

    他嘆息著搖了搖頭,轉(身shen)離開。

    瀚海城城墻上,武新宇站在城頭迎風而立,那一(身shen)素白長衫隨風飄動。

    他是大將軍了,可他并不開心,若可以拿自己的前程自己的一切來換回大將軍一命他也愿意,恍惚之中,似乎又看到大將軍站在他(身shen)邊,如以往那樣豪邁一笑:“小子,你穿大將軍鐵甲比我還是差了些,不夠精神啊雖然對你還有諸多的不滿意,覺得你還是不夠好,遠不夠好,可沒辦法,該交給你的時候北疆就交給你了。”

    城墻上走過來一匹戰馬,朝著大將軍叫了兩聲,大將軍的手離開武新宇的肩膀:“大寧北疆,從不養安逸的將軍,而大寧百姓的安逸卻是我們養的,你記得曾對你說過,楚時候,為防黑武之患修建數千里城墻,然黑武之患不是城墻擋得住的,靠的還是兵甲。”

    “寧勝于楚之處,便是因為我們,靠城墻擋不住的,我們擋得住,城墻沒辦法碾壓到黑武那邊,我們能,讓戰事永在大寧之外,這才是我們的職責也是我們的驕傲,以后不管做什么,要對得起戰旗上那個寧字。”

    武新宇嘶啞著嗓子喊了一聲義父別走!

    鐵流黎走向戰馬的腳步停了一下,回頭看向武新宇笑著說道:“你從不到二十歲開始跟著我,如今已經十幾年,我與你在一起的時間比和我親兒子還長,他如今在武府為官,你若是以后見了他替我多照看些以后得閑了,再去看看你義母。”

    大將軍翻(身shen)上馬,戰馬如化作了黑氣一樣逐漸消散。

    鐵流黎抬起手,右拳在(胸xiong)甲上敲了敲。

    “我累了,現在換你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我的技能全靠撿〕〔穿越星辰變之秦四〕〔靈衍九域〕〔日久成癮:撩妻總〕〔我在懸疑文里搞玄〕〔第一刺客女婿陳平〕〔輪回樂園〕〔重生之妖孽人生(金〕〔絕世妖僧〕〔全球精靈時代〕〔種田神醫:夫君,〕〔劍來〕〔輪回〕〔精靈掌門人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九游棋牌 百度江西多乐彩开奖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 浙江6+1app 赛车动漫 下载单机麻将游戏四 正版星力捕鱼下载平 喜迎棋牌怎么样 通化大嘴棋牌免费下 英超图片 星悦陕西麻将安卓版 网上赚钱靠谱的方法 nba湖人队 山东鲁能中超赛程表 网上如何赚钱的方法 股票趋势分析k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