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五百零五章一直哭
    沈冷知道這件事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雖然不清楚那個后族的小姑娘是誰,可后族畢竟是后族,皇后再不得勢也是皇后,況且還有太子在,若李長澤還不是太子只是皇子,哪怕是皇長子,后族出了什么事他自然也不太方便出面,可如今已經貴為太子,國之儲君,未來大寧的皇帝陛下,太子的分量在大寧自然是僅次于皇帝的。

    可沈冷并不在乎,就正如孟長安在白山關娶月珠明行拜禮裴亭山推門而入的時候想法一樣,大不了不做了這將軍。

    沈冷和孟長安,都不是典型的當官的。

    茶爺不出手他也會出手,雖然那是個女孩子,可沈冷不介意用自己小獵刀的刀鞘在她臉上摩擦。

    不出預料的,這案子自然落在了韓喚枝手里。

    其實這也是陛下的態度。

    交給刑部當然也不會有什么問題,可是刑部的官員難免會有些搖擺。

    一邊是正當紅的軍中新貴,夫人還是宮中主事的珍貴妃的干女兒,另一邊則是雖然隱忍可也不好惹的后族,再怎么說皇后還是皇后,韓喚枝不會管這些,可刑部的那些官員未必就能放得開手腳。

    這件事,牽扯到的也不僅僅是臺前大家都能看到的人,后宮的嬪妃得到消息后一個個都精神起來,全都等著看好戲,說的粗淺些那是后族一個年輕人和沈冷夫妻之間的矛盾,可搞不好就是珍妃和皇后的正面交鋒。

    誰都知道多年前皇后就被陛下架空,后宮里珍妃做主,可皇后的(身shen)份一(日ri)還在,就有高低。

    后宮。

    皇后得到消息之后坐在窗口像是發呆,可是拳頭握的那么緊,手背上的青筋一條一條都繃了出來,她這宮里已經沒有了禪像,上次被陛下讓人全都砸了稀巴爛之后,她倒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再布置起來,所以大部分時候她都是在看書,禪像都被毀了,可是禪經好帶進宮,只是看的再多,她心(性xing)也難以被規勸。

    深呼吸了幾次,皇后伸手把脖子上一根紅繩綁著的吊墜從衣服里拉出來,那是一個翠玉禪像,貼(身shen)戴了多年,握在手心里很久很久,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皇后宮里前陣子新換上來的內侍總管高玉樓壓低聲音說道:“娘娘家里來的人已經在宮門外邊跪了半天了,娘娘是見還是不見?”

    “不見。”

    皇后長長吐出一口氣:“讓他們回去吧,這事他們自己招惹的就自己去解決,有辦法出氣就出,沒辦法出氣就忍著。”

    就在這時候太子急匆匆從外邊進來,臉色難看的要命。

    “母后。”

    太子快步走到皇后(身shen)邊:“心念妹妹出事了?”

    “嗯。”

    “她那般年紀被人破了相以后如何許人,母后怎么還能沉得住氣?”

    “以往可能我會沉不住氣,但這次不會。”

    皇后松開手里的吊墜塞回衣服里:“你應該明白陛下的態度,既然把事(情qing)交給了韓喚枝,他就是要偏袒沈冷和那個叫沈茶顏的((賤jian)jian)貨。”

    太子寒著臉:“總不能讓心念妹妹受了這么大的委屈,連個給她出氣的人都沒有。”

    “澤兒。”

    皇后看向太子:“你有沒有聽說,那個叫沈茶顏的((賤jian)jian)貨有了(身shen)孕?”

    太子一怔:“并沒有聽說。”

    “現在你應該明白為什么陛下會偏袒她了吧,陛下以為沈冷那個野種就是他的孩子,所以沈茶顏肚子里那個野種就是他孫兒,心念招惹了她,正趕上這時候,陛下是不會讓那個((賤jian)jian)貨受到牽連的。”

    太子臉色微微發白:“難道父皇真的還有別的心思?”

    “我跟你說過的,你父皇的心思,誰也猜不透。”

    皇后沉默片刻:“你出去告訴我家里來的那些人,就說這件事我管不了,你也管不了,陛下已經交給了廷尉府,請他們相信廷尉府都廷尉韓喚枝大人必會秉公辦理,以后也不用來宮里求我。”

    太子愣愣的站了好一會兒,轉(身shen)出了宮門,沒多久宮門外邊就是一陣哭喊聲,格外的悲戚。

    一群人守在宮門外不走,圍著太子讓他給做主,請他去勸勸皇后出面。

    就在這時候大內侍衛統領衛藍帶著一隊(禁jin)衛過來,走到太子(身shen)前俯(身shen)一拜:“臣衛藍拜見太子(殿dian)下。”

    “你來做什么?”

    太子皺眉問了一句。

    “陛下在東暖閣都聽到了有人哭嚎,聲音大的讓陛下煩躁沒法處理奏折,陛下讓臣過來看了看,陛下的原話是大過年的,看看未央宮里是誰在哭,是死了誰,還是盼著誰死。”

    這話,很重。

    太子又不笨,自然聽出來這話里的冷意。

    “是”

    他想了想自己也沒必要跟一個衛藍解釋什么,轉(身shen)看向那些后族來的人:“回去吧,你們已經讓父皇生氣,再敢胡鬧,我也不能饒了你們。”

    那些人訕訕的站起來要走,衛藍一伸手攔住。

    “陛下還說,如果太子(殿dian)下也在皇后宮里正和那些哭嚎的人在一起,那太子(殿dian)下讓陛下很失望,快(春chun)節,大寧萬物萬事皆喜,可是有人在未央宮里嚎啕大哭,如果(殿dian)下不知道如何處置的話,那就由臣來處置,陛下說,讓臣在這看著。”

    太子眼神一寒:“衛藍,你別過分。”

    衛藍俯(身shen):“臣不敢,臣說的是陛下讓臣說的,問的,也是陛下讓臣問的,(殿dian)下請快些,陛下還等著臣回去復命。”

    太子手都在顫抖,從這到東暖閣有多遠?他父親怎么可能聽得到這里的人哭喊,必然是父親早就料到了母親娘家里會來人所以安排人看著,想到這心里的憤怒一下子就升騰起來,這些年來他一直都是聽到母親的哭訴,說他父親如何如何薄(情qing)寡義,當初若不是母親愿意跟著父親,父親怎么可能在云霄城過那幾年踏實(日ri)子。

    后來父親又寵(愛ai)珍妃,這讓太子更為不爽。

    曾經還有一陣子皇帝動念讓他跟著珍妃,是皇后要撞死在宮門柱子上這才沒有繼續下去。

    在太子看來,這些年來錯的一直都是他父親。

    可是轉念一想,父親居然算到了他會在這。

    一股寒意從心里升起,似乎隱隱約約的看到了那個叫沈冷的野種穿著太子袍站在那朝著他得意的笑。

    “你們都給我跪下。”

    太子忽然大喝一聲。

    后族的那些人嚇了一跳,全都跪了下來。

    “(禁jin)宮喧鬧,無法無天。”

    太子怒斥道:“罰你們所有人回去之后(禁jin)足思過一個月!”

    那些人連忙點頭,太子看向衛藍:“我已經處置了他們,我自會去和父皇說。”

    衛藍卻不走:“陛下交代,若太子(殿dian)下罰他們回家(禁jin)足思過,陛下不準。”

    太子的臉色猛的一變。

    衛藍抬起手指了指那些人:“奉陛下旨,把他們全都押下帶到承天門外,面向承天門大街跪著,每個人掌嘴三十”

    衛藍看向太子:“陛下還說,他們不是想哭嗎?那就一直哭,必須哭,跪在承天門外哭,不許停下來。”

    太子怔怔的看著衛藍:“這真的是父皇說的?”

    衛藍俯(身shen):“臣不敢假傳圣旨。”

    說完之后衛藍站直了(身shen)子:“全都拿下!”

    如狼似虎的(禁jin)衛一擁而上,那些嚇懵了的后族人被直接押著出了未央宮,未央宮最前邊就是承天門,承天門外就是長安城東西的中軸線,也是最寬大的道路承天門外大街,快過年了,后族的人被押著跪在那一排,可見陛下動了多大的怒火。

    其實陛下還有一句話,衛藍沒說出來陛下說不是想丟臉嗎,那朕就讓他們到人多的地方丟臉。

    衛藍走到那些人面前,伸手從侍衛那拿過來一塊鐵板,大概一尺長不到兩寸寬,上面還雕刻著一些繁瑣的花紋,也不知道是什么,隱隱約約的還能看到那花紋縫隙里洗都洗不掉的血跡。

    “得罪了。”

    衛藍淡淡的說了一聲,然后抬起手照著排在第一個的那個人臉上狠狠抽了下去,只一下那人半邊臉就被打的通紅通紅,第二下就破了皮,第三下就半臉的血。

    啪,啪,啪

    每個人掌嘴三十。

    鐵板打的血花四濺,哀嚎聲此起彼伏。

    承天門門口里邊,太子看著那些人被打的哭爹喊娘攥緊了拳頭,然后轉(身shen)朝著保極(殿dian)那邊走了過去,他的眼神里都是恨都是狠,繞過上朝的正(殿dian)太極(殿dian)之后到了后邊保極(殿dian),蹬蹬蹬上了臺階,走到保極(殿dian)門口的時候卻忽然撲通一聲跪下來,頭頂著地面:“父皇,兒臣知錯了。”

    許久,東暖閣里都沒有聲音傳出來。

    太子就那么跪著,眼睛看著地面,眼神閃爍。

    足足能有小半個時辰之后代放舟才從東暖閣里出來,俯(身shen)對太子說道:“(殿dian)下,陛下說知道了,太子請回吧。”

    太子抬頭:“父皇,不見我?”

    “陛下乏了。”

    代放舟垂首:“太子可明(日ri)再來。”

    太子揉著膝蓋站起來,回頭看了看宮門外,在這,哀嚎聲是真的能聽見,雖隱約,可卻撕心裂肺。

    “我知道了。”

    太子轉(身shen),一步一步走,臉色變幻不停。

    承天門外,衛藍打完了之后手都在微微發顫,每個人三十下,真的是力氣活,這一下倒好,若后族的人不來未央宮里哭鬧的話也就那個叫楊心念的一個人臉上破相,現在是這一群人都被打的破了相,陛下說,臉上打的不開花不放血打足了三十下也不許停,既然給臉不要那就都別要臉了。

    “勞煩諸位。”

    衛藍微微壓了壓(身shen)子:“可以哭了,一直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絕世妖僧〕〔軍門小嬌妻:慕閻〕〔萬族之劫〕〔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溫時九傅云祁免費〕〔第一刺客女婿陳平〕〔七零炮灰女知青[〕〔罪全書全集(十宗〕〔劍來〕〔伏天氏〕〔日久成癮:撩妻總〕〔少年風水師〕〔史上最強練氣期方〕〔我真沒想重生啊〕〔大奉打更人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紫幻河南麻将官方网站 快乐8官网注册 20选5历史数据 美国股票交易规则 信誉手机棋牌 河南11选五中奖规则 掌上兼职app靠谱吗 股市里的权重是什么意思 5分彩定位胆骗局 好运彩3计划 516棋牌安卓牌 226322平特一肖论坛 温州麻将算法及规则 贵州11选5预测 36选7走势图超长版 老版本850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