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被影視耽誤的歌神〕〔洪荒最強部落〕〔伯府庶女要翻天〕〔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活了幾萬年〕〔都市修仙之青帝歸〕〔牛哥〕〔趙陽〕〔李安琪〕〔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
愛飛小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長寧帝軍 第五百一十四章各有所念
    闊可敵沁色看著窗外發呆,男人的**她總是有些不理解,當然這**指的是權力上的**,比如那個占有(欲yu)極強的哥哥完烈,比如野心勃勃的弟弟桑布呂,為什么就要想著去吞并大寧呢?難道他們就沒有去想過,如果真的有一天拼盡了整個黑武的力氣就算把大寧滅了,那么離黑武滅國還遠嗎?

    她現在還不確定寧帝的態度,但這同樣適合于寧國,如果寧國傾國之力再加上逆天的運氣把黑武滅了,那么寧國距離滅國也不遠了。狂沙文學網

    如果寧帝站的比桑布呂更高,就會懂的這些道理。

    以黑武之力,控制不了寧國,就算滅了寧,寧人卻不會滅,到時候一個新的國家就會在反抗之中崛起,而黑武必然不會輕易的放棄寧地,于是抽血一樣從國內不斷的調兵調兵調兵,不出五年,黑武就會千瘡百孔,不出十年,黑武必滅,一個新的國家將會出現在黑武的大地上,繼續著和寧地那新崛起的國家對抗。

    反之亦然,寧人也沒辦法徹底讓黑武臣服。

    有意思嗎?

    沁色打開車窗看了外面的天空,覺得自己的翅膀在扇動,自己飛上了高空俯瞰大地。

    在她看來,這個世界上的任何東西只要存在就有存在的道理,比如那些被黑武欺壓的小國,比如那些依附于寧國的小國,如果寧和黑武把這些小國都滅了,世界上只剩下黑武和寧,同樣也不會長久。

    戰爭,是雙刃劍。

    桑布呂是個(陰yin)謀家野心家,他不信任任何人,也許包括她,一個從不會相信任何人的人,必然不會走的太長久,她并不擔心桑布呂會殺了自己,她擔心的是有一天如果桑布呂被殺了她會受到牽連,多不值。

    不信任任何人的人養出來的手下,也一樣。

    所以當黑武與寧一戰之后蘇蓋大將軍死去,那么黑武國內怕是再也不會有一個忠君之臣,遼殺狼?

    那個狼崽子。

    沁色搖了搖頭,她覺得自己沒必要去想這些無聊的問題,她又不想去統治國家,當然如果她統治黑武的話完烈和桑布呂加起來也未必比得過她。

    “(殿dian)下。”

    前邊開路的斥候回來稟告:“前方沒有關卡一路平順,不過距離格底城實在太遠,咱們需要補充給養。”

    沁色嗯了一聲:“換上平民百姓的服裝,去買。”

    “買?”

    “是的,就正大光明的去買。”

    沁色揉了揉眉角,心說為什么自己手下的人都這么愚蠢呢。

    聽說格底城外邊有一個冰湖,常年不化,冰層厚的馬車可以在上邊疾馳,若是到了之后一定要去的冰湖上滑幾圈,還記得小時候父親帶著她們姐弟還有其他孩子一起在冰面上滑的時候真的很美好,哥哥完烈會不顧自己摔倒也要跑過去照顧桑布呂,而桑布呂則會像個跟(屁pi)蟲一樣一直黏在她(身shen)后。

    那時候父親說,珍惜你們現在相親相(愛ai)的時光吧,等到你們長大了就不會再有了。

    可他們都不懂,懂的時候才發現已經太晚。

    莫說是皇家的孩子,就算是尋常人家里的親姐弟又能相處幾年?從五六歲開始懂事算起來,到十六七歲姐姐或是妹妹嫁人,又或是要去求學,真正相處的時間十年而已。

    格底城,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啊。

    沁色把車窗關好,閉目休息。

    紅城,紅宮。

    桑布呂接到消息說公主(殿dian)下失蹤了,他似乎并沒有什么驚訝,低頭看著桌子上的奏折沉默了很長時間,手下人問要不要傳旨全國各地關卡攔截搜尋,桑布呂搖了搖頭:“不用。”

    他忌憚沁色,可他其實堅信姐姐是唯一不會傷害他的人,姐姐和完烈不一樣,完烈即位之后人都變了,剛愎暴戾哪里還有什么親(情qing),能不殺他已經算是念及舊(情qing),父親有很多妃子,他,完烈和沁色是一個母親的孩子,所以感(情qing)自然更好些。

    至于其他的兄弟姐妹,完烈動手殺人的時候連一絲憐憫都沒有。

    “其實她早就可以走。”

    桑布呂自言自語的說道:“朕從沒有下令說長公主若出去就格殺勿論,她只是那樣以為,小時候我總是黏在她(屁pi)股后面,母親去世之后我是在她后背上長大的,出門總是她背著我。”

    桑布呂重新打開奏折:“這件事不要再提了。”

    手下人躬(身shen)退了出去,想著陛下不是最擔心長公主出宮的嗎?

    大(殿dian)里又只剩下了桑布呂一個人,他覺得很冷清,完烈把宮(殿dian)修建的太高太大了,所以怎么都暖和不起來。

    “哥哥,我也知道你可能對我動過殺念,但從不曾對姐姐動過殺念,小時候父親說過,你們兩個是男子漢,要照顧她。”

    桑布呂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若放你走你才開心,你走就是了。”

    對于寧人來說,距離過年的(日ri)子手指頭都可以數過來了,長安城里過年的氣氛更濃,在臘月二十一那天是大寧朝廷規定的年假開始,各地的工坊不管是大的小的公家的私人的,全都要放人回家過年,所有店鋪的幫工學徒小伙計若是也想歇歇回家的,按照朝廷的規矩老板不能阻攔,除非自愿留下。

    大寧極重視(春chun)節,臘月的最后一天大寧皇帝陛下會帶著文武百官去太廟祭奠歷代先皇,然后巡游長安城,規格極高,在那一天,巡游的隊伍會往長街的百姓人群中灑紅貼,里邊都是吉祥話,百姓們都說凡是那天拿到了紅貼的人將會一年順利吉祥。

    其實最初大寧皇帝的想法是灑銅錢,后來發現比較疼。

    沈冷練功之后又讀了一會書,然后帶著茶爺出門去逛街,年味十足的長安城大街小巷都那么漂亮,紅燈籠掛滿了兩側的樹,看著就讓人心里舒服也覺得喜慶。

    此時的沈冷和茶爺自然不會再因為缺少生活所需的銀子而發愁而算計,沈先生也自然不會再為了教育他們要懂得珍惜銀子而自斷一根手指,雖然沈先生的接骨術天下無雙,可那真的疼啊。

    兩個人買了好多東西,回家的時候沈冷兩只手都快提不過來。

    買的最多的是小孩兒的東西,小衣服小褲子小被子,茶爺看到什么都覺得好玩覺得喜歡,自從有了(身shen)孕之后看誰家孩子都覺得可(愛ai),沈冷說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等到自己孩子出生之后就會看誰家孩子都不如自己孩子可(愛ai),再等到孩子六七歲的時候,就又會覺得誰家孩子都比自己孩子可(愛ai)了。

    “不知道那個傻家伙過得怎么樣。”

    沈冷看著遠處一個人背影像極了孟長安,幾乎沒有忍住想沖過去給人家(屁pi)股一腳。

    好歹忍住了。

    雖然他沒有說是誰,可茶爺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說的誰。

    “他那邊肯定比不得長安。”

    沈冷嘆道:“他好像也不在乎過年。”

    沈冷想著那個家伙十二歲離開家之后就再也沒有回過魚鱗鎮,老院長說每年過年的時候他都和往常沒有任何區別,書院放假,幾乎空了,除了聞達院那邊因為家境一般路途遙遠而不容易回去的學生之外,只有他。

    可他又不會去聞達院那邊,過年的時候會一個人拿著攢下來的銀子去書院外邊吃一頓餃子,然后買回來一兜子饅頭,餓了就在爐火上把饅頭烤烤吃了。

    他也不去食堂,老院長派人喊過他幾次,他就是不肯去。

    那個家伙,骨子里是孤獨的。

    “不知道月珠明臺和他怎么樣了。”

    茶爺看向沈冷:“孟長安那般冷硬的(性xing)子,怕是也不懂怎么哄女孩子開心,為什么你就這么懂?”

    沈冷一本正經的回答:“他在北疆邊軍,那邊不學這個,我們水師的學”

    茶爺:“莊雍將軍親自授課嗎?”

    沈冷想了想莊雍的樣子,笑了,然后又沉默下來。

    “今年過年也見不到莊將軍了。”

    前陣子有捷報傳來,莊雍已經兵圍求立都城,不過路途遙遠,等到下一個捷報到了的時候誰知道是哪天,沈冷回憶起起來他最后一次見莊雍的時候,莊雍似乎明顯老了許多。

    陛下是希望有個人守著南邊這海外之地,海外之地也是寧地啊,我怕是回不去了,若你以后得空,就來看看我。

    一想到這句話,沈冷心里就堵了一下。

    “去天機票號。”

    沈冷和茶爺把東西放回家之后就又去了天機票號,茶爺和高小樣顏笑笑三個人去一邊聊天,沈冷和林落雨面對面坐下來,一時之間氣氛似乎有些冷淡。

    “你想說什么?”

    林落雨問。

    她穿了一件淡紫色的衣服,臉上是淡淡的妝,再加上她獨有的那種自信氣質,讓她看起來很美。

    “幫我個忙。”

    沈冷抬起頭:“有些話我本來不打算明說,你們不打算告訴我,我就一直裝傻,可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所以沒辦法繼續裝下去我知道天機票號不可能我是大股東,我那點銀子有多少我自己不清楚?天機票號的根就是原來的揚泰票號,你不用這么看我,我猜不錯,而之所以你創辦了天機可能和先生有關,甚至和更多人有關,這些我不管。”

    沈冷像是認命了似的:“你們知道的都比我自己還多,這沒關系,但我希望你能用天機票號的力量幫我做件事幫我給莊雍將軍送些年禮過去,另外再準備一份禮物,我想去看看莊夫人。”

    與此同時,長安城莊雍府邸。

    莊夫人和女兒莊若容還沒有去求立,因為莊雍派人送來信讓她們等到戰事結束再去。

    兩個人坐在屋子里喝茶,聽著外邊不時傳來的鞭炮聲都有些發呆。

    “出去走走嗎?”

    莊夫人問莊若容:“你最近一直都不出門,這樣不好。”

    “沒什么想買的。”

    莊若容笑了笑,沒多說什么。

    其實大概十天之前她出門了一次,卻正好看到沈冷帶著茶兒姑娘在買東西,他在給她頭頂戴花。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絕世妖僧〕〔軍門小嬌妻:慕閻〕〔萬族之劫〕〔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溫時九傅云祁免費〕〔第一刺客女婿陳平〕〔七零炮灰女知青[〕〔罪全書全集(十宗〕〔劍來〕〔伏天氏〕〔日久成癮:撩妻總〕〔少年風水師〕〔史上最強練氣期方〕〔我真沒想重生啊〕〔大奉打更人
  sitemap
捕鱼达人5无限内购破解版 网上在线棋牌 王中王精选公开一肖一码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的打法 广西11选五网站 街机捕鱼10000炮版 星光娱乐棋牌官网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 正规股票融资公司 网上挣钱团队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宁夏11选5 金蟾千炮捕鱼 博乐填大坑下载免费 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 捕鱼王是不是骗钱软件 快速赛车破解版